HKU Glossary

Friday, August 26, 2005

住hall篇 - 仙制

仙制
1. (名詞)小鬼 / 小仙 / 中仙 / 大仙 / 超仙
2. (動詞)仙
3. (動詞)升仙

在港大的舍堂中,有一個叫仙制的制度,來自英文senior。這個制度把堂友分為小鬼、小仙、中仙和大仙。

小鬼指那些沒有完成o camp的堂友,他們可能是一些未完成o camp的,或是late comer。

完成了o camp便可以升仙。第一年是升為小仙,第二年是中仙,第三年便是大仙,住過了三年便是超仙了。每一年都有升仙儀式,而不同舍堂有不同的儀式,這都是一些舍堂的傳統。

「他很仙呀﹗」是形容一些喜歡「仙人」的堂友,他們會欺壓那些仙界比自己低的人,「仙人」的方式多指教訓新生,舊生會提點新生,鼓勵新生多參與和關心舍堂事務。仙制的原意是好的,可以幫助舍堂建立自己的傳統,可以調節新生做一些貢獻舍堂的事,以延續舍堂精神。可是,久而久之,舊生會哈薯新生,要求新生替他們做一些私人事務,也要求他們要絕對服從命令。這是不健康的。

這就是仙制。



撰文: tobey

讀書篇 - Day-off

Day-off

n. 1. 休息日
2. 上課日而不用上堂

自製 day-off

v. 1. 用走堂的方法使本該上課的日子變成不用上堂


「你下個 sem 有冇day-off呀?」
「yeah~ 我有一日 day off呀。」
「你就好啦,我俾xxx搞到一日day-off都冇呀。」

很多人都喜歡 day-off,因為 day- off代表全日都不用上堂,就像多了一日假期一樣,很空閒,想做甚麼都可以:可以一氣呵成地趕功課,可以約朋友吃喝玩樂,可以搞庄務及活動,還可以休養生息,儲足精神再衝刺。正因為 day-off 如此「好使好用」,各同學選科排 timetable 時都希望盡可能將課堂時間「執」到有day-off;愈多day-off timetable便愈「靚」,雖然有可能其他日子要由朝上到晚,但為了一日 day-off,full day可謂不算什麼。

不過我並不喜歡 day- off,因為如果你並不是一個自動自覺讀書的人,day-off很多時會變成真正的休息日,因為沒有課便沒有動力早起讀書,於是睡至日上三竿,然後一日又這樣渡過了,結果最大的收獲可能只是儲足精神明天上課不用打瞌睡。但於有上庄的同學來說day-off的作用可大了,因為他們可以利用一整日的時間開會搞functions,但在day-off搞庄務會否比較efficient便不得而知了。

不過即使你的timetable並無出現day-off也不用灰心,因為你可以自製day-off,方法就是「走晒」所有堂,然後那天你便沒有課上,亦即擁有一日day-off了。


若要選大學第六件事,我想「走堂」必會榜上有名。因為走堂是多麼的普遍,甚至出現所謂的「走堂文化」來合理化走堂這行為。例如很多時候會聽到同學們走堂趕功課,因為做功課比坐在講堂裡面聽書要有意義得多;也有很多師兄師姐經常說不上堂也沒所謂,因為 professors 都只是照powerpoint讀一遍,跟自己回家讀notes毫無分別,而為了不浪費時間,所以只好選擇走堂。當然大家都知道走堂是不好的,但令人沮喪的是很多「走堂生」甚至「隱形人」都仍然能夠勁過三,走堂好像絲毫不減他們的 GPA;有這樣的例子怎能不鼓勵大家走堂來 self-learning呢。



撰文:阿蕉

Wednesday, August 24, 2005

住 Hall 篇 - Happy Corner

HAPPY CORNER

n. 1. 開心的角落
2. corn 人 / 俾人corn
3. 被大伙人欣賞的即興節目
4. X corn

究竟happy corner有多開心?

一個男生被迫要靠著牆的一個角落或一條柱,身軀緊貼著牆或柱身,以摩擦性器官來取得快感。被corn的,要扮成欲拒還迎的樣子,要發出著「咿咿呀呀」的叫聲,要強忍著痛楚,裝成很享受的樣子,才可給觀眾盡興而歸,這是被迫的快感。

對corn人的,這可能是令人興奮的餘興節目。但對被corn的,happy卻是很諷刺的。

“It’s an honor to be corned.” 被corn的對象通常是受歡迎的人,因為他們樂於為身邊的人著想,願意把大家的快樂建築在自己的痛苦之上。

愛corn人的,可能以前是常被人corn的,因而發洩於其他人身上。這是一個循環,高年級的不會被corn,通常被corn的都是新生。

Happy corner通常是生日會的壓軸節目,使大家在一片歡笑中解散,留下被corn的主角在corner,沒有被人照顧到他的感受。

X corn是happy corner的變化版,指兩個器官互相碰撞。和被corn的一樣,是被迫的,全沒快感可言。這是絕對是令人惡心的場面。

既然happy corner對被corn的,不是一個happy corner,為什麼這個corner仍然存在呢?有沒有人可以反對這個行為呢?

為什麼大學生會做出這些行為呢?是否因為他們得不到快樂呢?還是,大學生活太無聊呢?


撰文:Tobey

其他篇 - dem cheers

Cheers

n. 1. 歡呼、喝彩
2. 鼓勵、激勵

Dem cheers
v. 1. dem 為 demonstrate 的縮寫
2. 一個或以上的人唱或嗌出 cheers
3.建立及提升team spirit 的方法之一
4. O camp 其中一個指定動作


作為一個港大學生,除非你從未參加過任何迎新活動,又或是極度「摺埋」自己,否則至少都懂一個 cheers,亦不可能不知道 dem cheers 是甚麼,因為在港大校園內,隨時隨地都可以聽到有人 dem cheers(特別是在 O period 內)。

Cheers 分兩種,一種是唱一種是嗌,但不論唱的還是嗌的 cheers 都會有一套動作;有的可以坐著 dem,有的卻是又唱又跳,但無論是靜態的還是動態的,其本意都是希望透過一大班人一起 dem cheers 來「搞起」組內的氣氛、建立組內的團結精神。的確,dem cheers 往往會出現很多笑料,因為 cheers 連動作是非常講究手腳協調,於是經常會見到很多組員 dem 的時候會分不到左右前後,雞手鴨腳;例如有一個叫「叉燒包」的 cheers,很多人(包括我) dem 的時候會搞不清何時該向左、何時該向右,又或是記得手要向前伸卻忘了要向後跳,到會過神來後大伙卻已 dem 完並正在望著你笑;另外一個要圍圈坐下玩叫「Edelweis」的,是一個一邊打拍子一邊唱 Edelweis 這首歌,亦是我最害怕的一個 cheers。本來邊打拍子邊唱歌還難不到我,但這個是有加強版及加快拍,不但要極速唱這首慢歌,左右手還要不斷轉換位置,很容易便會甩掉拍子,結果每次都令我變成 handicapped,只能呆呆的望著別人 dem 自己卻跟不上……

不過有很多 cheers 還是很有趣的,例如不太長卻每次都令我喘氣的「勝利 cheers」、據說本是求雨舞或非洲部族求偶舞的「Hook Ka Ling Ka」、「Hook Ka Ling Ka」廣東話版的「龍巷情歌」,可以撞人的「Singing in the rain」、可以將 partner「fing」來「fing」去的「Changing partners」及「Turn around」、可以「禁」低別人的頭的「Seven steps」、食完飯 dem 的「Satisfied」、愈唱愈快愈亂的「My Bonnie」、要走來走去的「Round the valley」及非常搞笑的「合家歡」等等,都是港大的經典 cheers。

雖然有反對者卻認為 dem cheers是十分無聊的一回事,完全不明白一群人一起大叫大嚷有甚麼好玩芸芸……雖然有一些 cheers確是相當無聊 (例如堪稱全港大最無聊 cheer 的「牛腩麵」),但我認為很多 cheers 是能夠製造一種熱鬧的氣氛,當然首要條件是參加者須投入,死抱置身事外的態度根本不可能感覺到 dem cheers 那股熾烈與興奮。如果有真的 campfire 則效果更好,一群人熟與不熟都手牽手圍著火堆唱歌跳舞、邊叫邊笑,彼此之間的距離好像縮小了;火光映照著的淋漓汗水,怎也掩蓋不住各人臉上的歡欣。每次 campfire 完結後,雖然是筋疲力盡、聲音沙啞,但又有一種說不出的滿足;是的,這跟大學之道、個人抱負毫無關係,但作為一個二十歲的年輕人,癲狂一下也是可以接受的吧。

另外,很多 hall 都有自家的一系列 cheers,O camp 時便會悉數教予 freshmen,以便將來 interhall competition 時可以純熟地 dem 出來。據說有舍堂新生每次做 room visit 前都要 dem cheers,若大仙不滿意或 dem 錯了便要從新再 dem 過,結果有freshmen 要在走廊連 dem 三小時 cheers 也不出奇。而 O period時舍堂會互相 visit對 dem cheers,據曾經參與的同學所說,當時的氣氛是相當熱鬧高漲,而 freshmen 亦會對 hall 更有歸屬感,因為當一群人一起嗌破喉嚨 dem hall song及cheers,你便會強烈感覺到一種 sense of belonging,自己是這一間 hall、這一群人的一份子,而這亦是 dem cheers 的最終目的。

Tuesday, August 23, 2005

勁過------讀書篇

勁過
名詞/動詞
GPA高過或等於3.0

GPA
名詞
Grade Point Average,衡量學生學業成績的標準。

勁過飯
名詞
在大考之前,同班、同Soc或同樓的學生一起吃飯,彼此激勵,期望大家考試勁過。勁過飯會有各種不同的菜餚,每碟菜都各有寓意,「腰果肉丁」是「要過欲tinc」的諧音,表示「要勁過,欲取得Distinction」;用匙羹吃蔬菜是「畢業」;腸粉是「搶分」,吃腸粉時要你爭我奪,才有搶分的氣氛。
另外,也有切勁過燒豬儀式,每個吃勁過飯的同學都必須在勁過燒豬上切一刀,一刀把豬肉切開,並且只限一刀,要一刀切到底,才可以勁過,切了一刀後就會收到ExCo寫的勁過揮春及勁過利是,利是內有一元三毫,即「過三」。之後大家就分豬肉,吃豬肉。
餘慶節目有大家齊齊寫勁過揮春,每張揮春都必須包含「過」字,寫好後送給同學。收到揮春的同學可將之貼在房間內,以提醒自己用功讀書。
但有一位同學竟趁女朋友睡覺時把勁過揮春貼在她的額頭上,當她是殭屍。當她一覺醒來,他立刻大叫:「屍變呀!」

勁過井
名詞
只用於物理學會
物理學會於吃勁過時會進行的活動。「井」其實是一個塑膠盤,同學須在遠處把一元三毫(過三)投進井中。成功的話就可以過三。
起源:二00四年某月某日,某位ExCo在温習物理學題目「Potential Well」時,靈機一觸,發明了「勁過井」。

Reg & i-day------其他篇

Reg
名詞
Registration的簡寫,在JUPAS聯招結果公佈,學生得悉獲大學取錄後,正式註冊成為該大學的學生。
i-day
名詞
學生到大學Reg的日子(從聯招結果公佈後的第二個工作天開始,為期三天)

1.
每逢i-day,都會有一大羣學子到香港大學Reg。學子們一入到大學,就收到一大堆資料、一大堆指示,他們尚未弄清楚學的地形,未認識黃克競、陸佑、莊月明是誰,就要跟著指示到這裏辦這個手續,到那裏辦那個手續。天時暑熱,又要行來行去,嗚呼哀哉!然而,他可知這只是大學生活的序幕…
Reg包括接受大學學位,登記個人資料,向所屬的學院、學系報到,登記成為學生會、FacSoc及DeptSoc的會員等(登記為FacSoc及DeptSoc的會員並非強制性的,但多數學生都會這樣做)。當然他們還會被沿途眾多Soc的夾道歡迎、宣傳攻勢嚇到傻咗…
當學生成為一個Soc的Soc民後,Soc的ExCo就會向他宣傳即將舉行的O Camp,如果他們參加O Camp,就會發現i-day當天的走來走去,與O Camp的Orienteering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2.
當我得知獲香港大學理學會物理系取錄後,就收到一位姐姐打來的電話。她自稱是物理學會的幹事,叫小玉,並向我講解Reg的程序;她又把手提電話號碼給了我,說:「如果有問題,可打電話給我。」當我到物理系登記時,我見到了哪位姐姐——天呀,小玉竟是一位只會傻笑的傻大姐!
3.
記得在Reg的時候,我被學生學合唱團的歌聲吸引,經過試音,我成為了合唱團男低音成員。次年i-day,我和其他團員一同為合唱團宣傳。大家又派宣傳單張,又表演唱合歌,又守Counter… 有一天我和大哥一起守Counter,大哥表面上是守Counter,實際上是打機。碰巧在那時,有一位妙齡少女經過,向大哥表示有興趣加入合唱團。後來,她真的加入了合唱團,並且成為了大嫂。原來表面上是打機,實際上是結識異性!

性格篇------明德格物

明德格物
名詞
香港大學校訓

「明德格物」
Sapientia et Virtus
校訓
「明德」、「格物」二語,均出於「四書」中的《大學》。《大學》以簡明扼要的方式,闡明儒家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學說。《大學》開宗明義說:「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又說:「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朱熹以「明明德」、「親民」、「止於至善」為三綱領,以「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為八條目。八條目是實現三綱領的八個步驟。

釋義:
「明明德」- 第一個「明」字是使動詞,第二個「明」字是形容詞。「明德」是人與生俱來的光明皎潔的德性。「明明德」就是讓這種德性彰顯出來,並將它發揚光大。然後推己及人,使天下的人都能夠彰明其明德,同歸於至善。校訓將「明明德」簡稱為「明德」。
「格物」是八條目的根本,也就是「明明德」的基本工夫。「格物」指窮究事物的原理,而「格物」最基本的方法就是讀書。「格物」的目的在於「致知」,即擁有淵博的知識。從「格物」、「致知」順推,即一步步做下去,才能達到「明明德於天下」的終極目的。「明明德於天下」,則天下太平。

The Chinese motto on the University’s crest is taken from the Confucian classic the Great Learning and refers to moral and intellectual enrichment of human lives.

The Latin motto, ‘Sapientia et Virtus’, aptly translates the spirit of the Chinese. The word Sapientia was in the Middle Ages rendered “wisdom”. It represents the best results of Ke-wu (格物) or Science as we should translate the phrase in modern English. The Latin Virtus, in the sense employed by the stoics, with emphasis on the vir, has no exact equivalent in modern English, but it is the right meaning of te(德) in Confucian literature.

Sapientia et Virtus conveys the application of knowledge to the necessities of life, subject to moral restraints.

資料轉載自“Experience HKU Summer Programme 2005”, Academic Liaison Section, The Registry, Knowles Building,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Email: summer@hkucc.hku.hk
Telephone: 28591115 Fax: 28584986

讀書篇------Math Phy

Math Phy / BSc(MAPH) / Mathematics and Physics / Maths and Physics
名詞
數學及物理理學士課程,是一個三年制的理學士課程,隸屬物理系,內容涵蓋數學及物理,著重理論。

雖然Math Phy隸屬物理系,但Freshmen除了要到Physics Department Reg外,也要到Maths Department Reg,故此部份Freshmen以為Math Phy隸屬數學系及物理系,加上數學學會落力拉客,故此有部分讀Math Phy的Freshmen在入數學學會及入物理會之間有激烈的掙扎(兩個會的會費加起來真的很貴!)。此事引起數學學會與物理學會間的劇烈競。

讀Math Phy的同學經常與數學系的同學一起上數學科的課堂(例如Linear Algebra,Calculus)。某年就發生了這麼一件事:
話說讀Math Phy的帥哥故與讀數學的數學學會幹事倩妹在課堂上日夕相對,終於成為一對璧人。後來帥哥上物理學會的莊。倩妹不顧自己數學學會幹事的身份,不顧數學學會與物理學會之間的衝突,出席物理學會的Campaign,默默支持帥哥。倩妹此舉簡直是前無古人!後來,大家都接受了帥哥與倩妹的戀情。每逢物理學會的重要活動:Inaug、AGM等,倩妹都會出席,支持帥哥,帥哥也同樣支持倩妹。在I day,數學學會的ExCo不懂用Projector,於是帥哥毅然放下物理學會的工作去幫女朋友,莊友很想「插」他,但亦深表同情。畢竟,美色與莊友是很難分輕重的,但又不能輕重不分,真是難為了這一對戀人!

話說讀物理的學生如果在Year One讀過Linear Algebra及Calculus,並取得優異成績,就可以在Year Two選擇轉讀Math Phy。凌凌發本是物理系學生,但在Year One轉讀Math Phy。有人問凌凌發是否感到後悔。凌凌發威風凜凜地回答道:「舉手不回真君子!」

地點篇 - 莊月明

莊月明

n. 1. 李嘉誠的元配夫人
2. 港大校園內多棟建築物的名稱
3. 普遍為莊月明文娛中心的簡稱


港大共有三個文娛中心,莊月明是其中之一,內有百佳、東亞銀行、影印中心、theatre、soc 房、function rooms、canteen 等等,亦是本部校園唯一有扶手電梯的 building。但這個“only one”的電梯卻有點「虧虧地」,不時會突然停下,於是那些趕時間上課的學生只好一步步拾級而上。我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時真有點不知所措,習慣了便不當它是一回事了。

不過我對莊月明印象最深的是另外兩件事。第一是莊月明美心的早餐。每逢星期三上完八點半堂,我都會到美心食一個我認為非常「抵」的早餐,特別是在寒風凜冽的日子,享用一頓熱騰騰的早餐實在能為早上爬起身的我帶來一點鼓勵與安慰,減少了八點半堂的痛苦,也令我有氣力應付接下來的課堂,不至於坐下五分鐘便陷入睡眠狀態。到現在我還是不斷地宣傳美心的早餐是如何的「抵」,只可惜好像沒甚麼人有反應……

第二便是有關莊月明的鬼故。傳說莊月明這座大樓的外型十足一副棺材,目的是用來「鎮住」莊月明的寃魂,而大樓裡的扶手電梯只得上沒有落、樓梯迂迴曲折,是因為莊月明生前不良於行要坐輪椅,這種佈局便可將「她」困住;而傳聞大樓內的樓梯扶手都是用棺材木造的,美女若扶著這些扶手便會「碌」落樓梯(唔怪之得我未試過仆落去啦),是因為莊月明妒忌年輕貌美的女生;亦有傳聞莊月明這座大樓是李嘉誠的風水陣……諸如此類的故事使莊月明成為 o camp 時必提的一個景點。

不過,即使莊月明的靈異故事再多,它仍然是 HKU 學生最熟識、最常去既其中一個地方。

人物篇 - GiGi

GiGi (音:之之)

n. 1. 梁詠琪
2. 關之琳
3. 徐立之


徐立之,生於1950年12月21日,為分子遺傳學專家。徐校長七十年代在中文大學取得理學士及哲學碩士後負笈美國匹茲堡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學成後曾任教於數間大學或任職研究員,並自2002年起出任港大校長至今。

對於像我這樣的港大小薯仔來說,「徐立之」三字是「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既親切又陌生」。親切的是經常並到處都聽到校長的大名,特別是校長最近幾乎每天都見報,「徐立之」三字彷彿已成為了所有港大學生生活的一部分;陌生的是到目前為止,我還未有幸一睹校長的風采,只能每天從報紙上或網絡上搜尋有關校長的資料。還記得初入港大,師姐便以「一年只有一次機會見到徐立之真人」為理由鼓勵我出席開學禮,不過我最後還是沒去。當然不是因為校長不夠魅力,只是要「formal dressing」實在太麻煩,惟有放棄這唯一機會了。

我想大學校長是不可能像中學校長那麼「親民」吧,畢竟大學校長身繫數千學生與教職員的福祉與及全港市民對港大的期望,還要就大學削資與政府角力,又因經費問題而要努力籌款,「關心學生」這件事,相比下便明顯變得次要了。不過,作為一個剛脫離中學教育的 freshman,我還是有一點點的期望。

而最近的冠名風波使校長受盡千夫所指,我無意評論校長的做法是對是錯,但在這件事中,最令我心寒的是原來大學校長竟成了籌款代表,為了大學的收入不得不遊說各界捐款。有時我想,一不做二不休,不如索性辦一個籌款 show 為大學籌款,反正已做到現在這麼難看,何妨再做得難看點呢。也許,香港大學已不是大家心目中那種高高在上、神聖不可侵犯的最高學府,大學現在是一個講求 economic efficiency 的機構,也不再可以無條件地向政府取經費,因為這不完全是政府的責任。於是校長忙於籌款,教職員忙於開源節流、設法保住所屬學系;師長們既忙於校務,根本不能心無旁鶩、專心致志教學,教育質素變得毫無保障,首當其衝的必然是學生;學生質素下降,最終還是影響社會及未來發展。現在社會各界疾呼渴求人才,事實卻是大學生質素一蟹不如一蟹;這樣的教育改革結果,是大家樂見的嗎?

初初聽見同學以「GiGi」來稱呼校長,覺得搞笑之餘,不禁想到比起「敗家仔」,校長無論如何也會喜歡「GiGi」多些吧。不知將來會否有同學當面這樣叫他呢?

人物篇 - Mainland

Mainland

n. 1. 內地交換生
2. 內地留學生


除了 local 和exchange 外,港大還有一類被稱呼為 mainland 的人。事實上,officially speaking, mainland 來的同學也是 exchange的一種,但由於大家習慣區分中國籍和非中國籍的 non-local 同學,而非中國籍的叫 exchange,因此才有 mainland 這個種類的出現。這當中並非有任何歧視成分,只是因為 exchange 與 mainland 之間有太多太大的分別,因此將他們分開稱呼似乎比較方便。

當然,現在沒有人會蠢得去看輕 mainland,以身為 local 而沾沾自喜、不可一世;除非那人還以為中國仍是由四人幫執政,而竟然不知道改革開放後中國已脫胎換骨;又或是眼光比井底蛙還狹窄,忘記了一山還有一山高的道理。就我個人認為,mainland 有很多地方是很值得 local 學習的,例如認真、努力的學習態度,便是時下大部份 local 所欠缺的。亦由於很多 mainland 都系出名校,不是北大便是清華、復旦,因此他們的英語都說得很好,甚至比很多 local 還要純正。香港學生所謂的語言優勢,無疑已日漸削弱。

據我觀察所得,大部分 mainland 都是持 scholarship 來讀三年的,因此他們不單勤力,而且都真的是很「勁」,當中不乏 GPA 3.9 或 4.0 之輩。而根據我的 mainland樓友所提供的消息,他們是有一個 network 作為聯繫的,例如同是清華大學的師兄弟姊妹會互相照應,好像有時還會有一些聚會;特別是在各舍堂裡,mainland更是 local 以外的一股大勢力;據說網上還有一個 forum專供 mainland 學生互通消息,例如哪一間 hall 比較好住、今年 quit 了多少人等等,可見 mainland 之間的凝聚力是相當強的。不過,mainland 也不是大家想像中那麼「潛」或「摺」、終日埋首書堆,他們亦會參加課外活動,例如我在 judo 及 summer tennis course 便遇過不少 mainland。

與 exchange 一樣,和 mainland 交往也可以做到文化交流;可能你會認為,大家同為中國人,文化該會大同小異,有甚麼好交流呢?如果你牢守這「理念」,當然不會在與 mainland 交往的過程中獲益多少;不同的地方必會有一點文化差異,例如北京人與上海人便可以有很大分別。另外,與 mainland 做同學或朋友多多少少也會令普通話有進步,除非你堅持要對方說廣東話或用 body language 表達,否則總有機會用到普通話吧。我 sem 1 時讀過一個普通話 course,每逢要交功課的前一日便會找 mainland 樓友求救;還有一次 interview 用普通話進行,之前一日便又找 mainland 樓友惡補。雖然我的普通話到現在仍然說得很差,但比起以前已經有一點點進步了。

還有,幾個月前內地的反日示威,我和 mainland 樓友也有交換意見,因為我所得的信息是透過報紙電視,對內地的真實情況亦不了解,而她則是內地長大,比我更了解內地同胞應有的「正常」反應。聽聽 mainland的意見,也許會令你對事情有不同的理解,這不是在書本可以得到的。

人物篇 - Exchange

Exchange

n. 1. 交換生,特指非中國籍留學生

v. 1. 往外地大學交流、作交換生


無疑,香港大學的交換生要比本地的任何一間大學都要多。

誠然,要真正做到國際化,光在校內以英語授課顯然並不足夠,最有效的還是大量引入更多不同國籍的海外大學生到港大交流,五湖四海,不分膚色語言宗教信仰,只要在課堂聽懂即可,以表現種族和諧,世界大同的理念。

的確,走在港大校園,你會覺得有很多「外籍人士」與你擦身而過,或是坐在露天茶座裡與友人閒聊;那一刻,你會發現世界好像縮小了,各不同人種竟同聚在港大這一片天空下,擠在小小的 campus 裡一起學習、作文化交流等,這對那些平時較少接觸外國人的同學來說,實在是很新鮮的經驗。

筆者便曾經有幸跟兩位從美國來的 exchange 同房。一個是美籍華裔,台灣人,會說一點普通話,於是我們便經常英文普通話夾雜地說話談天,很有趣;另一個是美籍柬埔寨裔,父母為逃避赤柬而逃到美國,可她卻是個不折不扣的美國人,差不多每餐也是沙律,不過令人意外的是,她不喝酒。

是的,喝酒。這不是一個 local 加諸在 exchange 身上的 stereotype,事實上,彷彿每個 exchange 也與「蘭桂」結下不解緣,就算不是「怒劈」,多多少少他們都會喝一點,大時大節更甚,這就是所謂的 clubbing。有些 local 可能會不以為然,但這是他們的正常社交活動,是文化的一部分吧。

就筆者個人經歷而言,exchange 對於文化交流實在有不可小覷的功用;當然不是 clubbing 的交流,說的是課堂上的交流,或是課堂外對他們祖國的更深入了解。例如筆者有一次上一課有關 parliamentary 與 presidential system 的比較的 lecture,lecturer 便即場請在座的一位德國 exchange 同學講述一下該國的政制(德國是其中一個行 parliamentary system 的國家),於是那堂課忽然變得很 international。另外,還記得四月時日本竄改歷史教科書,因而鬧得滿城風雨的事嗎? 那時有一位日本 exchange,不但接受報紙訪問,還出席了一個在開心公園舉行、有關日本過去劣行的 forum,勇敢地說出對於自己祖國行為不敢茍同,還要承受出席者的言語攻擊,筆者也實在很佩服他的膽色。這亦是「不是所有日本人都是這樣的」這個論點的最有力證明,何用勞駕小泉政府大聲疾呼。

當然,有出必有入,exchange system 的原則是「你來多少我便去多少」,等價交換,最公平不過。於是,每年也有大批莘莘學子為奪得 exchange 一席位而努力奮鬥。因為 exchange 取錄準則是 GPA oriented 的,GPA 愈高,機會成功愈大。當然 interview 的表現也很重要,但是,如果 GPA 不夠,就算 interview in 到曉飛,也不代表你會被取錄,這是無法否定的事實。於是「低分一族」惟有繼續留在香港,待高分人士代表港大往外地交流了。

Monday, August 22, 2005

其他篇------Artsall

ArtsAll

n.
1. 為港大專有組織,成立目的乃鼓勵港大學生欣賞藝術
2. 港大學生看文藝表演後拿Refund的地方
-------------------------------------------------------

「我」只是一名普通得無可再普通的大學生。文化藝術的重要性? 別開玩笑了。難道你沒有聽過「大學五件事」嗎? 凡事都有等次,為著排山倒海的功課、莊務和Hall Function、已經把我的精力徹底透支了,實在沒有什麼興緻談什麼話劇電影舞蹈音樂、風花雪月了。你是吃飽飯沒事幹嗎?

對我來說,藝術和娛樂可以劃上等號。我對一個表演的評價、簡單得很,可以劃分為「超好睇、幾好睇、OK好睇、唔好睇、勁唔好睇和好X差。」如果不喜歡字太多的話,可以將之轉換成蘋果或其他生果的數目,圖像化顯示,一目了然。

* * * * *

咁辛苦先考上了香港大學,唔用盡它的設施和福利,點對得住自己呀? 睇表演唔使錢? 係又唔拘呀,正所謂「執輸行頭慘過敗家」嘛! 於是,每逢ArtsAll有免費飛派,我都會從速申請,碰碰運氣也好,以後陪女朋友也可以多一點消遣的選擇,唔使次次都係行街食飯睇戲,間唔中聽下交響樂,睇下Drama,感覺都「高檔」一點。

或者各位親愛的讀者不知ArtsAll為何物,就讓我在這裏簡單介紹一下吧! ArtsAll是大學裏的一個與藝術有關的組織,致力於推動港大學生欣賞文化藝術活動。它的辦公室位於徐展堂樓二樓大學美術博物館之內,格調自然很High,氣氛也配合得很好。根據個人的推測,ArtsAll之意是指藝術是為大眾(For all)、也有使一個人完全的意思吧。它的資助方式是在每次看特定的表演後,經由參加它們每週舉行的Discussion Session,以取得一定的金錢資助。

說起Artsall的Discussion Session,總令我有點不安的感覺。講真,去到都不是為了交流什麼,為的都是快快吹完水拿Refund,不過看見有些同學說話實在太有紋有路,自己卻是胸無半點墨,若只會講句「好好睇」或「唔好睇」感覺實在是太膚淺了,唯有施展自小修習的吹水功夫,胡扯空談一番,希望可以瞞天過海啦。我係唔識呃錢(Art)呀,咁可以點喎!

* * * * *

即使我在Artsall拿了不少甜頭,但一直以來我都沒有特別想過藝術對我自己有什麼意義。要知道在這個高舉工具理性的時代,不實用的事情實在不宜花太多時間鑽研。我有一位中學同學一直畫畫很有天份,報大學時亦想主修藝術,不過很自然地遇著了家人反對,最後亦只能無奈地改為選修當時較熱門的電腦工程。就算現在政府搞西九龍文娛藝術區,對我這個文化盲來說,都知道有幾多是為「文化藝術」、幾多是為「面子」和「銀紙」,這些不用多說大家都心照啦。

不過藝術這東西是很奇妙的,想不到對我這種頑石竟也有潛移默化的作用,以前我只會落K高唱情歌自製感動,現在我卻會在藝術館凝視一幅畫作,直看到出神。或許因為在看過的一大堆音樂會、話劇、電影節、畫展等等,內心對藝術的感受也慢慢生根吧。慢慢我體會到,藝術表面上對人沒有什麼實際作用,但它其實對人類心靈伸出了一雙無形之手,暗中影響我們的價值觀和對自己的看法。

在艾倫•狄波頓(Alain De Botton)的著作《我愛身份地位》(Status Anxiety)中,就闡釋了藝術可以對人性弱點和社會不公進行批評,在這個功利的社會裏,每個人都竭力向上爬,苦不堪言,但適時的幽默又或是在悲劇中藉前人的失敗都可以抒緩我們因追求身份地位而產生的不安和焦慮。藝術並不是無謂的消遣,卻是一種正視人生的生活態度。或許很多人一早已明白這個道理,但對我來說,卻如暮鼓晨鐘。 現在,就算無得「回水」,亦無損我對藝術的興趣和重視。不知這是幾多個參加過ArtsAll Scheme的同學的心聲呢?

其他篇------民主牆


民主牆

n.
1. 一個可以讓學生以文字抒發己見的地方
2. 港大民主牆位於鈕魯詩樓的外牆上

----------

今天上午,一如暑假裏的任何一天,校園內來往的人流並不多。我如常眺望著本部大樓,深深地吸一口新鮮的空氣。對於這一種寂靜,我並不太習慣,我還是較喜歡熱熱鬧鬧的港大。

天氣十分酷熱,氣溫高達攝氏三十四度。幸好近來同學們十分合作,不硬塞衣裳給我穿,不然我害怕自己會中暑。但當我看著自己的胴體時,身上每一處的傷痕卻顯得份外的刺眼,有些甚至已經連結著白色的焦痂。這些都是不可磨滅的歲月的印記,但我彷彿已經忘記了痛楚的滋味,或許是因為我已經接受了自己的宿命吧。

說起自己的身世,絕對令人深表同情。我沒有面孔,是個天生的啞巴,而我比《千與千尋》中的無面人更可憐,因為我更加是一個跛子,一生出來就只能固定在鈕魯詩樓的外牆上,無法見識外面的花花世界。我生存的唯一意義就是為同學發聲 – 即使這是一件出賣肉體的工作。但這無改我對自己可以活得有尊嚴的信心,因為我知道我裝載著很多學生的心底話。有時同學對教學安排或校政等有不滿,如早前的心理學系論文改制事件和醫學院改名風波,即使最後不能對現狀作出什麼改變,但我仍然覺得我在當中發揮了應有的作用,令不知情者對相關事件有所認識,並提供了一個公開討論的平台。但除此之外,我其實是有更大的遠象的: 一種大學校園裏的百家爭鳴,同學對社會、文化、時事可以有獨到的視野和見解。雖然社會常常說今時今日的大學生遠遠不如上一代,但我卻有著一種不知從何而來的信心,我總是覺得這些年青人是有潛質的,只是未完全發揮出來而已。

之不過,縱然我處處犧牲,不辭勞苦,卻無法贏得所有同學的基本尊重。即使我多次用僅有的氣力表示「張貼告示祇限使用大頭針」,但就是有同學就是喜歡拿起釘書機在我身上扣別針。做做針灸我還可以忍受,但讓釘子在體內屈曲扣住就是另一回事了,這一切真是有苦自己知。而說起釘子,就不其然想起當年耶穌基督在三口釘子下承擔了世人的罪惡,受難三日後便復活重生,但我的苦難卻要永無止盡地重複著,三年之後又三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何時才可脫離這無間地獄之苦呢?

唉,越說我就越覺得自己真是命苦,我本來是有幾名兄弟姊妹的,但自小就失散了,只知道在不同的大學校園裏生活著,和我有著相同的悲慘命運。或許我們全部都命犯天煞孤星,只能無伴終老,孤獨一生,永無相聚之日……幸好數年前我的一位朋友「恥辱之柱」尚未定居港大之時,他熱愛四處遊學,告訴了我其他大學的不少趣聞逸事(1),也使我了解到兄弟姊妹的景況。我有位妹妹不知是幸是不幸,經常被投閒置散,在不多受釘下皮膚尚算光滑,但就經常寂寞難耐。不知她現在怎樣了? 我很是掛念。

現在,我只期待新學期快點到來,可以再次看到同學們熙來攘往地走過,讓一張張年輕可愛的臉龐盡收眼瞼,聽聽他們談笑的聲音,讓我再次呼吸那久違了的充滿暖意的人氣。一天,如果你願意在我面前駐足片刻,我看你看我也好,你看我看你也好,對我而言已經是最大的滿足。

記於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九日

1: 潘國靈 <香港製造>,《傷城記》(香港: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1998)

其他篇----------UC

UC
名詞
Student Union Choir (學生會合唱團)的縮寫。
自從於1967年成立後,UC積極地於校內、校外表演,並經常參加校際比賽。

以下是某團員(Performer)口述的歷史:

八月--First Recruitment
記得Reg的那一日,有一位UC的團員派了一張UC First Recruitment(第一次召募會員)的Leaflet給我。我想了一會,便走到UC的Counter,約了個時間試音。
幾日後,我在約定了的時間到CYM103進行Audition(試音)。有個哥哥把一份譜遞給我,之後他把旋律彈出來,並叫我把旋律哼出來。我硬著頭皮哼了幾聲,之他叫我等消息。後來,我知道一般的學會入會時並不會有Audition的,但UC及UPO(管弦樂團)就例外,之前文化聯會成立時UC及UPO都要求文化聯會關注此一點。

九月--入會
幾經辛苦,終於加入了合唱團這個大家庭了!
我入了Bass Part呀!即是S.A.T.B.的B呀!
S.A.T.B.即是合唱團的四個聲部:Soprano(女高音), Alto(女低音), Tenor(男高音), Bass(男低音)的縮寫。
第一次練歌時,各ExCo均作自我介紹。
首先是負責行政的ExCo:
Chair名叫國寶,IVP名叫婷婷,EVP名叫愛蓮,Pub Sec名叫小雞,Fin Sec名叫小馬,Gen Sec名叫詩詩,Welfare Sec名叫嘉嘉。
然後是負責音樂的ExCo:
CM(Choir Master團長)叫森森,ACM(Assistant Choir Master副團長)叫東東,Soprano Part Leader(部長)名叫拾妹,Alto Part Leader由婷婷兼任,Tenor Part Leader名叫家輝,Bass的Part Leader名叫大哥,Pianist(司琴)名叫白兔。
UC逢星期二、四練歌,由晚上六時練到晚上八時。第一首是港大學生會會歌:

香港大學學生會會歌(普通話)

我們來自四處八方
匯流在港大的懷抱裏
陸佑堂上旗幟迎風飄
飄揚在香港這小島上
當我們團結在一起
未來就閃耀著希望
珍惜我們的友誼
永在心坎裏

創造我們的理想
尋找應走的道路
擴闊眼界
開放胸懷
把步邁
毋忘祖國
毋忘社會
心猶在
你我同心
攜手合力
把路開

讓我們把青春的力量
匯流成廣闊的海洋
努力鍛鍊健康的身和心
要把握年青的好時光
同學們來吧來吧
快獻出你我的力量
建設美好的明天
不怕路遙長
建設美好的明天
不怕路遙長

之後還練了一些英文歌,如“O For the wings”、“Perhaps Love”,一些國語歌,如“天地一沙鷗”。

十月--Harsh
到了十月,除了練男女合唱歌曲外,男聲部及女聲部還要分開練Group Sing。我們男聲Group Sing的其中一首歌曲是“Hush Little Baby”,有Performer開玩笑,把歌名改為“Harsh Little Baby”,因為UC為了練Group Sing而加時半小時。連續練歌兩個半小時,真的很“哈薯”(Harsh)呀!

十一月底--Anni
經過三個月來的Rehearsal,UC Anni(Anniversary Concert)的大日子終如到了,今年Anni的主題是「摘星」,表達人對夢想的追求。
Anni之前有一次Dressed Rehearsal,主要是全部Performer穿Performer Suit,將Anni的程序由頭到尾排練一次。而所謂Performer Suit ,就是男生穿白裇衫,配上一條印有港大校徽的領帶,黑色西裝外套配上一枚UC的Badge,加上黑色襪子,黑色皮鞋;女生則穿白衣黑裙,白衣配上一枚UC的Badge,加上黑色襪子,黑色高跟鞋。
三個月來的排練雖然艱苦,而數小時的放聲高歌亦十分費力,但Anni總算成功。
後來,我母親把UC表演的照片給母親大人看。母親大人一心想幫我挑選女朋友,但一見UC每個女Performer都張大嘴巴高歌,大吃一驚,說:「嘩!女兒口大食窮郎呀!」(純屬母親大人的個人意見)父親大人望著母親大人的口,說:「怪不得我那麼窮啦!」!」(純屬父親大人的個人意見)

十二月--Christmas Caroling
我們到各大商場去報佳音,但這時正值考試時期,又温習又練歌,真的勁Harsh呀!不過每次報佳音都有很多人圍觀,我也很安慰。

一月至二月--轉莊+Second Recruitment(第二次召募會員)+練歌
到了Sem Two,UC要轉莊了,UC莊換上新面孔,加上Second Recruitment,有新Performer加入,我認識了一班新朋友,其中一位叫「Bear同學」。
Bear同學一加入UC就臨一個嚴竣的考驗:香港校際音樂節。相信除Anni了之外,UC的校外活動只有香港校際音樂節,我們又要練砍啦,雖然只是練兩首,但因為香港校際音樂節是一個比賽,所以CM、ACM、Part Leaders都不斷地催谷我們。

三月--香港校際音樂節
終於到了校際音樂節。我們的對手是科大、中大、理大的合唱團,這此比賽可謂高手如雲。但我們港大學生會合唱團都取得了優異的成績。

四月--UC Festival(合唱團節)
UC Festival是一個為期一週的校內活動,包括一個校內午間音樂會以幾場Casual Performance。校內午間音樂會於黃克競平台舉行,雖然規模不比Anni大,觀眾不及Anni多,但我們都對這此的演出感到滿意。於Sem Two才加入、沒有參加Anni的Bear同學說更表示,這是一個寶貴的經驗。Casual Performance則是於黃克競平台、邵逸夫平台、荷花池、開心公園、K. K. Leung等人流多的地方作無伴奏的小型表演。UC表演時,通常Performers都要穿Performer Suit,但Casual Performance則例外。雖說是無伴奏的演出,但有時也義務的伴奏:有時是鳥兒美妙的叫聲,有時則是嘈吵的電鑽聲。想不到連電鑽先生也來湊熱鬧呢!
UC Festival結束後,本年度的UC表演就圓滿束了,可以專心温了。

Saturday, August 20, 2005

地點篇 - CC

CC – Computer Centre

n. 1. 一個港大最多部電腦的地方
2. 趕assignment, project必到之地
3. 印 notes 地方

--------------------------------------------------------------------------------------------------------------

設備

位於 Run Run Shaw 一樓及二樓的 CC, 有數十部電腦及數部 printer (包括彩色), 當然, 同學printing quota 用完的話, 亦可於CC 裡辦手續購買。 此外, CC 的另一位置便是 Library Old Wing, 設備亦如是。

前年的時候, 發覺這個 CC 十分有用, 可以 print notes, assignment, 空堂時又可走去 hea 下, check email…不過, 到了上年, 此感覺一掃而空, 像180度轉變般, 我想最大的原因便是開機時間比起之前久, 以及 printer 經常 “short short” 地, 原本以為用5分鐘可以做完的事, 如今竟要半個鐘頭; 就如這個原本十分方便的地方, 如今竟變為帶來不便的地方。不過, 生活於講求速度、效率的城市中, 這可能只是我被環境影響下要求太高吧了。

趕 趕 趕

未到最後一刻都不會完成功課, project, 似乎已成了香港中小, 甚至大學生的 “傳統”, 最終 “趕工” 之下交出來的質素好與壞, 便要視乎學生的料子, 效率等。 不過, 活在這IT的年代, 用電腦做project, 甚至 assignment, 可說是司空見慣, 因此, 若然校方缺乏先進軟硬件的配套設施, 學生要 “趕” 交 project, 便成了一道障礙。 配以以上所述的設備, 這個CC 的存在, 的確大大減低了同學 “趕” 時候的壓力。

無論是要趕交功課, 趕交assignment, 趕交比賽proposal, 趕交任何類型application form, 趕交 cover letter, 趕交其餘大大小小, 私事公事, 只要在CC霸到位, printer不會 short short 地的話, 這些要趕回來的都可順利完成。 還記得有一晚收到由CePc send 的 email, 說有一份intern在數天內交回 Centre, 但是小弟第二天有考試, 而之後的考試日期已經過了 intern 的deadline, 故此, 整理application的程序, 如cover letter, resume 等, 只好在第二天早上考完試後, 趕返 CC 完成。
在大學裡, “趕” 已成了一種文化, 以上只是冰山一角, 假如沒有 CC 這個 “common area”, 我們趕也可能趕得更為狼狽。

印 notes

前年, 每堂professor 都會派notes給同學, 可惜, 自教統局削資後, 此情此景不再, 被動地收notes變成主動地印notes, 同學之間也曾經對此埋怨好一陣子。 不過, 事到如今, 做學生的還有什麼辦法呢? 除了拿notebook 上堂這個方法外, 便唯有乖乖地去print notes; 去 CC print notes就成了理所當然的事了。

亦正因這個原因, 上年於 CC 出入的人數, 忽然多了數倍, 原本在 “繁忙時間” 要找位已有些困難, 如今大量同學在CC print notes, 除了令 print notes 要排長龍外, 要找一個位用電腦也增添了難度, 雖然Run Run Shaw二樓比較人少, 但是printer始終在一樓, 不便仍是存在。

下年情況又如何呢?

其他篇 - CePc

CePc – Career Education & Placement Centre

n. 1. 為港大學生提供有關career資料的中心
2. 位於明華四樓
3. 舉辦的講座既多且有用
4. 為外間公司及港大學生於placement上的一道橋樑

--------------------------------------------------------------------------------------------------------------

Career Centre

讀小學時,要為升哪間中學而頭痛; 讀中學時,要為 CE 及 AL 奮鬥及升哪間大學而擔心; 好了,升到大學,以為完成了重重障礙? 非也。 雖則現在經濟好轉,大學生搵工較易,但是工作、前途仍是大學生們的一大憂慮。 憂慮是免不了的,但同學們仍需努力裝備自己,認清合適自己的工作,積極搵工。 不懂怎樣裝備自己? 不懂認清合適自己的工作? 不懂有什麼途徑搵工? 不要緊, 港大有CePc 這個 Career Centre 幫助各位學生。

位於明華四樓的 CePc,最主要的作用當然是提供career的資訊,如開設講座、發email有關placement的詳情、收集application form、免費派發recruit等placement 報刊等。 有時候,interview亦會於 centre 進行,作為學生申請某些工作的1st round,俗稱 screening。

Email

臨近暑假時, 相信各位同學都會收到很多很多來自CePc 的 email,作用不需我多說了, 當然是提供 graduate 工作或 summer intern 的placement 空缺資料。 積極進取的同學每天便會為這大堆email “頭痛”, 遇到有興趣的工作就要盡快寫application letter、resume; 遇到不合適的工作時,便要逐個逐個email 刪除 (有時都頗費時)。

不過, 還有一個每星期都會由CePc發出的email主題, 是什麼? 就是Weekly Bulletin Re. CAREERS。 Weekly Bulletin Re. CAREERS 內主要是提醒學生這星期有哪幾個placement 或 summer intern 是將會截止的。 所以, 如果努力地寫application letter, 而忽略了哪間公司有新的placement, 要申請的工作之截止日期的話,輕則錯失機會,重則前功盡廢,後悔莫及。

Talk

小弟認為此centre 之精髓所在便是其舉辦之講座。 講座的範圍甚廣, 有的關於general前途、工作、升學等問題; 有的針對某些機構placement的application 技巧; 有的甚至會提供模擬interview,讓同學有練習面試及聽取意見的機會。

詳細情況小弟當然不敢在此也文也武,亂說一通; 不過,有一點是自己親身體驗,想與各位分享。 有一次,小弟出席了有關placement的講座,發現那位centre的講師表現好到 “加零一”,活潑生動,手舞足蹈之餘,亦能將當天主題說得一清二楚,而聽過她那些建議後,才恍然大悟,心裡不斷說: “原來可以這樣的…”。 自此之後,小弟便經常出席這類型的講座,鞏固知識,加強意識,可是, 每次出席的人數像小貓三四隻,最多還不到二十位,奇怪,奇怪,真是奇怪。 作用不大? 當然不是。 宣傳不足? 亦不然。 哪何解呢?

Website

CePc除了於campus內提供充足的資訊外,於網上亦有很多有用的設施, online application 便是其中之一。 除了傳統的遞交application letter之外,一些placement就可通過 CePc 網站的NETmatch 申請。NETmatch內有我們經常說的 CV,format就一早set好,只要填 “窿窿” 便成了一個 online resume; 其餘還有job search,讓同學了解還有什麼工作可申請。

這個career centre 的資訊,既方便又實用,港大同學必須好好利用,別因太遲而後悔。

我有點後悔了…

Friday, August 19, 2005

性格篇------哈薯

哈薯

adv
詞源: 英文 harsh
形容一切困難的事情。
Eg. 個OCamp咁哈薯,但唔去唔得!
 XX果科几哈薯,但都有野學既!
vt.
Eg. 佢地都哈薯左我咁耐啦!唔通仲唔可以過番D人既生活?
:我地唔係要哈薯你,不過想你明白住Hall就應該盡翻住Hall既義務囉!


1.
哈薯已成為一切大學生處事的衡量指標,也就是一切行事為人的理由。
我們會說:「那科的教授很哈薯,我們不選修那個學科。」或是,「那科很哈薯,我們覺得很值得選那科。」同樣道理,住了一間很哈薯的Hall,於是我們不打算Quit,因為從而學會很多東西。
所以,哈薯與“Hae” 沒有任何邏輯上的因果矛盾關係。哈薯一詞可褒可貶,一件哈薯的東西可好可壞,它不過是直指一件事物的性質,與事物的價值全然無關。決定做一件哈薯的事,只能讓你衡量將要付出的努力程度,卻無法估計此事的收獲。所以,一個哈薯的大學文化其實很有傳統中國讀書人勤工儉學的美德,有時甚至有種「知其不可而為之」的勇氣。
從各社堂的Chears(口號)中全然展現出這種「辛勤風氣」,口號中經常提到:「在港大讀書要用功,而玩樂也需極之努力(Working hard and Playing hard in HKU)。」可見出港大精英教育傳統對學生的「超凡」要求,不但要學問了得,且更要玩樂出眾。
於是,你社堂的樓友就會極力鼓勵你參加越多活動越好,你跟他們說玩太多的話會沒時間讀書,他們就會跟你說:時間夠不夠用,是在乎你怎樣安排的。要不然,就把睡覺時間縮短些吧!我們一向都是這樣的。

2
我不是一個苦行僧,也無任何自虐傾向,我也認為哈薯本身不會令人快樂。我平日勇於挑戰難度,在於深信世上有一個叫做苦盡甘來的真理──
我認為有付出必有收獲,眼看某同學從未在大課出現,上導修時總胡扯些無關痛癢的事情,功課在死線前數小時才開始做,但成績總不知可來就輕易A了;而我盡心竭力備課溫習,一篇論文比人花上三倍以上的時間來做資料搜集,最後也只拿了個B。除了歸咎自己不夠機警取巧,語文水平確不如人外,也對自己說一句:求學不是求分數,重要的是過程,我相信我付出的時間已讓我比別人學會更多。
當然,我明白三年之後,我這種一廂情願的想法很快就給推翻──當我發覺,除了那張空洞平庸的成績表外,書本上沒有任何知識可以帶進職場。
最後,我還是做了一個最明智的抉擇,我發覺我無需花任何心思去碌個好成績回來,更應份的是:書固然不要多讀,課也無需要多上,聞說大學裡七成資源是放在非學術的開支上,不如根據成本效益,盡心竭力玩盡其他課外活動,至少不會蝕底(參見 蝕底)?
作為港大學生,我應更深信世上有一個叫做「苦盡金來」的真理。哈薯的價值,還是建基在物質生活上則更為穩固。

3.
要哈薯別人的方式有很多種,尤其在迎生營的活動設計中總能發揮大學生殘忍的天性。
殘忍的天性既為之天性,每個人也是差不多,總離不開食色之欲,於是O Camp哈薯新生的方法,就集中對新生口腔和生殖器兩個部位的挑戰。根據心理學家的看法,這種傾向確有點反文明回歸蠻荒的意味。
為了促進大學生文明的發展,在一次設計O Programme時,我建議了一個很有文明氣色的哈薯新生遊戲──『殘酷電影欣賞會』,要求學生仿效那些在電影節不見天日的文化潮人,讓他們一天連續看七部歐洲藝術片。其他籌委聽了我這個建議後,紛紛對我這個滅絕人性的驚人構想表示萬分驚嘆。
最後,因為大量籌位在準備活動時親身嘗試活動的可行性,被這活動弄得心力交瘁,紛紛出現情緒抑鬱、失眠或憤世疾俗等嚴重症狀,甚至有部份籌委更染上吸煙、遊蕩、發白日夢和逛二樓書店等不良習慣,最後經幾位醫學院的準醫生一致裁定,認為看藝術電影皆有損身心健康,籌委就放棄把這活動列入迎新營的項目了。
其實,我不過以為自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的出現,在O Programme中推廣一下文化藝術有利於他們將來畢業後的發展。我跟本無意「哈薯佢地」呢。
所以,在哈薯者與被哈薯者之間的權力關係是從不明確的,很多時哈薯人的人反而會哈薯翻自己。

撰文 clayton

性格篇------搏盡

搏盡

adv.
-形容一個人做事態度全力以赴,毫無保留。
例如:今個學期一定要搏盡呀!

1.
在港大文化中,搏盡的正面意義彷彿駕馭一切理性,做任何時都要搏中盡,總之搏盡就是一切行事為人的唯一價值。例如;讀書要搏盡之餘,住Hall都要搏盡。非港大人就會不明所以,心想:「居住不過求一安穩而已,唔駛咁搏呀?」這亦是港大文化中其中一個難以論述的價值核心。甚至可以說,這種搏盡精神是難以用語言來呈現。我們充其量聽到很多cheer都有「working hard and play hard in HKU。」一類的用語,但這種口號卻永遠不能觸及學生在搏盡生活中的種種血淚。

2.
杜杜準時在五時正把Paper放進教受的收件箱,終於鬆了一口氣,暈眩的需要引誘她在煙圈裡找尋一息的安靜。她椅著本部大樓陽台上的欄杆,下面有樹有一片空地紋理清晰然而思緒混亂,有一個人走過是他不是他也不計較得了,只有風的速度是準確的。
她的腦際縈繞著種種理論的可能,不屬於風格而是對於本質的執著,她想致電給朋友說我仍在仍然活著沒有自殺,電影節一天看了四部關於創傷的電影也沒有死去,留下來的就是沉默。就不用說不了了之讓時間過去一切就會過去。
原來她已經坐在小巴裡,不知道車駛去那裡她也不想理會,只想繼續。繼續自己的旅遊目的,自製複雜的原委然後他在身旁,一個溫暖且沉默的肩膊。
杜杜對他說,這是最後一次就是最後一次,如果還是跟那個女孩在一起的話就別再找我。他一再承諾他否認有上過床不過是中學同學沒有地方睡借宿一宵下不違例,於是她原諒他走了然後一路跟上去,繞過多少個巷口差點給他回頭發現,只是沒有走錯路,爸爸推著她的三輪車在公園繞著圈,日子過得很呆滯。
小巴從藝穗會一路轉進新世界中心,然後落在環球大廈地鐵站前所有人都下了車。司機一再問杜杜要到哪裡,車是到港外線碼頭她突然想起離島,坐到渡輪上去潮聲沙沙的,她的心就開始絞痛。她不知道最後怎樣在他的門牌裡拿出鑰匙,進去時他已抱頭大睡。她到處搜索好像那個女人就是藏在櫃裡似的,她很驚嚇又高興,在垃圾箱裡找到一個空空的避孕套的盒子,還有一塊染得啡紅的衛生巾,她想立即破口大罵打死呢個仆街仔,人家M到佢都要攪!但她不過拿了他的銀包就俏俏走了。
她覺得自己相信愛情所以男人都係賤格,她經常幻想著他跟一個來潮的女孩的性愛過程,是爸爸和媽媽,校長跟清潔女工,牧師和那個買菜的阿姐,甚至有時覺得是自己,衣服脫得光光的在盲目地笑,好像一個在陽光中旋轉著的風車,插在關二哥的神位旁邊。想到這裡她就想作嘔,或許是暈船浪吧,於是又掏掏褲袋裡的煙盒。
杜杜兩手各拿著一包燒烤炭,站在長洲碼頭對面的渡假屋攤檔前,眾目睽睽在嚷著要在東堤小築租屋。攤檔的阿姐堅決地說冇呀冇呀,而家已經冇左東堤小築啦,後生女返去啦返去啦,米諗著咁快死,以後仲有排你捱想創你個心。她明白,原來所謂愛,不過是沒有結局也不打算回來的缺撼,就是這樣那樣的一個錯誤的世界把我們互相連繫。
3.
在流行文化中常用的「喪」一詞似乎與「搏盡」的意思相近,但似乎又來得太過露骨,欠缺港大修辭的婉轉風尚。我現時的手頭上的數據沒有把「搏盡」跟「喪」一詞交替使用的例子。只是,我肯定在這本港大詞典裡,這詞應該是最有「自殘」意味的了。

撰文 clayton

其他篇------O’ Camp/迎新營

O’ Camp/迎新營

n.
在每年開學時】為新生所舉辦的營會(camp)),目的讓他們對大學有初步的認識,開始建立社交圈子,為未來三年的大學生活作好準備。

1.
迎新營的營會日數不一,由兩天到二十多天不等,主要內容是透過不同的活動建立學生的團隊精神和對大學生活的初步印象。「O」是指英文的Orientation,有「引導」的意思,由於營會的內容主要由高年級的同學(大仙,可參大仙)設計,所以有舊新引導新生進入大學生活的含意,當新生在大學讀了一年後,他們亦將要參與迎新營的籌備活動,這樣的代代輪替,使得大學文化得以薪火相傳。
但是,每年的大學迎新營皆會成為傳媒報導的焦點,尤其是對於迎內千奇百怪的活動感到驚訝好奇,甚至經常以道德的眼光來指責活動背後的不良意識,藉此借意批評大學生水平下降,一代不如一代,浪費納稅人資源。
無疑,大學迎新營的確是充滿著爭議性,作為大學生,我們亦不可太過輕率地肯定和否定迎新營的價值。只是,在媒體的積極炮轟之下,從來沒有太多的學生可以以一個較理性的眼光來回應公眾的聲音,對於迎新營的呈現(representation),我們只樂於被定形,沒有任何讚揚的見証,亦沒有任何反省的論述。有些同學擁戴迎新營可一連參加十多個,有些同學討厭迎新營就索性一個也不參加;有些同學在其中感到樂此不疲以後更會參與籌備下屆的迎新營,有些同學在迎新營中受了屈辱只有默默強忍,或在些最為不起眼的時間狠批其不善之處。總體來說,迎新營就彷彿成了一個宗教活動,好之委身,惡之謾罵,從來沒有人為此作一個較為客觀的解說。

********************
Hall O

n.
即Hall Orientation Camp(舍堂迎新營)是港大眾多迎新營中持續時間最長,且最規模的一類迎新營。由於住Hall是大學五件事的其中一項(參大學五件事),在同學心目中Hall O就彷佛比其他的O’Camp重要得多的迎新活動。而Hall建制本身亦非常重視O’Camp,把沒有成功完成O’Camp的同學視為不屬於Hall的一份子,例如有些Hall有「小鬼」和「人」的修辭用語。
因此,有對Hall文化不滿的人會說O’Camp不過是一個「洗腦」程序,把純如白紙的同學變為一個完全適合於Hall文化差遣的宿生,沒有主見沒有批判能力,只會為Hall的文化服務。
當然,擁戴Hall的同學只會認為這不過是一些無法住Hall的同學,在「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心態下的造謠。住Hall的酸甜唯有親身嘗過才知道,但很明顯,在住Hall的人與不住Hall的人之間,有著一定的嫌隙。


撰文:盧勁馳
*****************
某報社評 P01 頭版

學生會停辦迎新營,舍堂文化壟斷港大學生身份意識
作者為文化評論人

今年香港大學學生會宣佈停辦迎新營,使港大成為了香港唯一一所沒有辦學生會迎新營的大學。
這意味著甚麼呢?沒有了學生會辦的迎新營,還有其他不同的團體辦的迎新營,到底學生會的迎新營有何不同呢?
學生會是大學裡擁有最多會員的學生組織,原則上其迎新營應該是最多新生參與的,但由於大學學會越趨多元化,使得學生會營生營變得越來越「小眾」。現在港大學生會停辦迎新營,名義上是要把資源投放到屬會上,更有效地協助各屬會舉辦不同形式的迎生活動,讓學生可以多元發展。但事實上,港大學生會在過往兩年舉辦迎新營,由於參加的人數不足而取消。很明顯,今年的決定不過是因為預計「市道」將不會有好轉,就索性將之「關門大吉」。
學生會迎新營參加人數少,主要有幾個原因。一是校內不同類型的迎生活動實在太多,學生有很多其他更吸引的選擇。亦由於這類迎新營的特色是比較著重探討一些較嚴肅的社會議題,如新移民問題、性別問題、貧窮問題等,讓學生可以從而反省自身的社會責任和提升他們的公民意識。相比其他的迎新營,這似乎是略欠趣味性。
最重要的是,學生會迎新迎多不會對學生有任何直接利益,如學系辦的迎新營會給與學生很多選科的資訊,舍堂的營生迎是入住的必要條件,學會的迎新營較強調其趣味性等。另外,由於舍堂迎新營是宿生入住的必要條件,但這類迎新營可以長達一星期至二十多日不等,令該舍堂的新生根本無法參與其他的迎生活動。
學生會營生迎的消失只是一個表象,其背後反映著大學迎生文化的一種趨向。舍堂的迎生活動已成了大學生活的標誌,甚至可能有一天,沒有參加過舍堂迎新營的就不再被視為大學生。
我們絕對不能否認迎新營對學生的身份意識是有多大的影響。當一個營會的時間越長,其中的經驗就會越深刻,或欣悅或創傷,都成了三年大學生活不可磨滅的印記。這就解釋了為何迎新營需要一些帶有「性」和「創傷」意味的遊戲,其中如Happy Conner,更具體地引伸到佛洛伊德的俄迪普斯情結對主體意識的建構,這些象徵性的奄割過程把一切舍堂文化拒絕的特徵排除開去,除了要讓宿生內化舍堂精神及紀律外,更要引導他們委身於舍堂的不同活動。這令學生在毫無選擇的情況下全盤接受了舍堂的價值觀。
有了這深刻的經歷,學生開始感到自己的自我形象與其他人不同。構成了一種自我感覺的差異性,也就是所謂的身份意識的形成。
今日舍堂壟斷了大學的迎生活動,即壟斷了港大學生的身份意識,港大學生再不會以自己屬於某學系或某學會的一員而自居,而是為自己屬於某社堂而自居。當然,為自己找一個歸屬對象是一件很自然的事,但我們必須思考的是,歸屬對象本身有沒有足夠的內在特質或價值得我們追隨呢?眼看各舍堂的核心價值皆極為空泛,毫無的文化深度可言。這值得學生花那麼多的時間於其中?試想想,舍堂最主要的集體活動總離不開高桌晚宴,和舍堂間的各種比賽,舍堂的榮譽和價值都建立在這一張張的比賽錦旗上。然後讓宿生感到作為該舍堂的一份子是多麼自豪。但除了這些自劃山頭的自我優越感外,舍堂的精神還有別的社會貢獻可言?它會像一些宗教團體或如一些書院傳統強調社會承擔或人文關懷嗎?他們的一「精神」真比我們的學系或其他大學生使命更重要?
如果舍堂的文化已經佔據了港大學生的大部份校園經驗,如果港大學生已沒有「港大身份」而只有「舍堂身份」。那末,我們更要清晰地反省,我們正在不知不覺地歸依的舍堂精神到底是怎的一回事。如果我們有權利選擇一個宗教,一套哲學或一種政治取向,為甚麼我們在龐大的舍堂文化面前顯得軟弱無力。因為每一個家住久遠的同學也需要一間宿舍,而一年級學生是不能報住Student Flat,他們要住宿就要入住舍堂。結果,每年就有一大群新生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參加舍堂的迎新營,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皈依這種空洞的價值。

撰文 clayton

性格篇------啞晒

啞晒

adv.
描寫一個人的行徑和態度很令周圍的人感到愕然,常用於日常對話中來諷刺某人的行為很不正常,如:

Donna跟幾個O Camp裡認識的同學吃午飯,當大家正在談論到底要選那科做boardening會較易碌,Donna突然理直氣壯地說:「Boardening係為左令我地有機會接觸一D其他學系既知識,應該選D自己有興趣既科黎讀先至有意思,做咩淨係顧住碌唔碌到o者?」全圍人皆鴉雀無聲,Donna見有點不對勁便問:「做咩靜晒?」一個男同學帶點嘲笑的口吻對她說:「你咁講,我地都啞晒囉!」

1.
我記憶中第一次跟Donna單獨談話是在Super sandwich。那天我下了課到那兒買點東西,她主動叫我的名字,我回頭一看覺得很面熟,但想來想去總是想不出她的名來,我只裝作友善上前去打個招呼。她穿一件短袖T恤上面印著個某某學會的標號(應該是O Camp送的會衫),褲子又短又闊又紕了邊,腳踝上的人字拖勾在腳指和腳指之間的縫隙上。我差點想笑了出來。幸得她先開口招呼我:「我覺得你上次上tutor好有point呀!你平時係咪睇好多書架?」
我才想起她是我現代文學科的同學,大家是上同一課導修的。上次導修的時候我火得很,差點把幾個同學罵得要哭起來,至於我為甚魔那麼氣的呢?我想是討論到關於香港文學的問題吧!
「我覺得D同學上到黎港大仲好似讀中學咁,淨係識執D老師既口水尾。冇黎主見。」她繼續說,我還想應該她那時與我同一陣線的吧。總之,看她還很尊重我,就跟她談了好一會。她說我很有銳見,但對於香港的文學作品太過偏愛了,我反駁說我不是要全盤否認五四文學的成就,但過了近七十年,港台文學怎會不能勝過五四呢?她說覺得張愛玲很不錯,然後從手袋拿出一本《傾城之戀》。張愛玲當然棒極,但很多人都不把她歸到五四作家裡去,我只當她為黃碧雲和朱天文一類當代作家的文本基礎而已。
她的目光已然離開我,但我說得有點興高采烈就繼續發表自己的偉論,我說張愛玲的書是皇冠出版社唯一一套有文學性的書,因此亦顯得與這出版社格格不入,最可悲的情況是,如果有一天你家把你手中的張愛玲誤認成瓊瑤的作品,那可不大失雅興?所以,我近來喜歡找來大陸版的,總能看到一點有趣的東西… 她突然大叫:「喂!Chary ! Winny!」然後又走來兩個女孩,我有點掃興有點Odd,就悄悄走了開去。

2.
或許是物以類聚吧。我還是跟Donna稔熟起來,她可能覺得我是個很有主見的人,不時也要在我面前引證一下她的見解。可是,她不知道一個太有主見的人,總不愛聽人家的意見。於是,我總會令她意興躝跚。
有時,我們會因意見分岐而差點要吵起來。有一次,好像是跟她談到做parttime的問題,我說港大學生的優勢就是讀得玩得又做得,書要讀得多,錢又要搵得多,廿歲人還是要靠阿爸阿媽供讀書可算是不負責任!她立時面有難色對我說:「你唔覺得呢個不過係個過時既殖民地精英主義論述黎咩?即使我地D同學GPA又高又搵到錢,你問佢地識幾多課外野,唔好話問佢地睇過《紅樓夢》同《戰爭與和平》未,甚至係掉佢地去參加百萬富翁,都可以答唔到個八千蚊既問題呀!」
後來,我才明白為甚魔她很看不起那些又做得又讀得的同學。原來她的GPA很低,差點升不了班。她是個很用功的人,可是老討厭背誦。中文系又以考試背notes為主,即使她的Essay A 晒也無補於事。
她漸漸變得憤世疾俗。抗課也抗得越來越厲害。我問她為甚魔不上課,她說:「個教授Short架,你知唔知佢叫我地著Suit去上堂呀!入到課室,佢仲要我地跟學號坐呀。你估仲係中學咩?仲有,你知唔知佢幾賤!名義上將學生D文結集出書,其實不過用KongU個名來呃Sponsor!我tick佢個科都覺得自己好醜呀。仲要我去上堂!」那時,我真的擔心她畢不了業。
但最後,她兼修多了另一個學系,而且成績好得不得了。畢業後還繼續讀Mphil。一年後,我在旺角某二樓書店碰上了她,衣著仍舊那魔簡約老實,抱著一大疊簡體字的書好像有點狼狽。我上前問候她,她說她還未畢業,因為太喜歡讀書。但下個月她就結婚,叫我到時要去觀禮。

3.
一個經常令人啞晒的人,往往會做出驚人的言行。在啞晒和發聲之間,必然有著一種緊密的辯證關係──「因為佢有point,所以其他人都啞晒」。當然,在日常的語言運用中,啞晒往往帶著強烈的負面意味──「佢做左D尷尬野,人地先至會啞晒」可是,以Donna的個案來看,我覺得眾人眼中的「尷尬」,其實也是一種「出眾」,或者兩者壓根兒就是同一回事。
我們以啞晒來回應那些行事為人與別不同的人,不過是因為我們太過害怕缺乏認同而已。

撰文 clayton

性格篇------潛



v., adv
形容一個人離群的狀態,常用於指涉那些在社堂密集的群體生活中消聲匿跡的人。

1.
一般來說,在社堂生活的意識形態中,一個人潛代表了他對社堂缺乏貢獻,是為群體的負慮,亦即是說極有可能被quit。
潛往往又是一個脫離主流論術的獨處空間,只有潛的人,才能好好讀書,才能好好思考,好好戀愛,好好認真對待自己的知己。

2.
Chary 走過了時光隧道,凌晨三時,剛趕完了三份Paper,她很累,但仍沒有放緩走路的腳步。她要趕回社堂準備明天過AGM的資料,他要選的是時事秘書,不是純粹靠吹水就可以過關的岡位,而且她自覺是個即時返應不足的人,沒有充裕的準備她會應付不來。
當然,她近來越發珍惜自己這種反應遲鈍的天資。
跟明分手已近一星期,她未曾流過一滴眼淚。就是因為她表現得太過若無其事,她的朋友也格外擔心。
她上莊常勸她不要太緊張,心情不好可以休息一下,收拾好自己才上戰場。她說不要緊不要緊,她覺得這才是最好的治療。只是到了第二天,她突然在大課上暈了過去,因為她整整一星期都沒有睡覺。
AGM還是可以補過的,Chary並不憂心於此。只是,明沒有打過電話來問候一句,對於這種過份決絕的殘忍,她還是應該感激。
只是,她的身體情況又帶來附加的驚嚇。除了血糖過低,還有一個很奇怪的病。一位讀醫的朋友安慰說,其實也不要太給嚇壞,至少要到四五十歲才有可能發病,有誰會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會活到那個年紀呢?
出院後上莊約她吃飯,她還是表現得精力旺盛,對於新特首的政治潛力她仍要擺出一個獨到的見地。上莊心寒了,他誠懇地建議她不如quit,做大學生做得有意義,不一定要這樣harsh自己。

3.
在她乘公車去替人補習的途中,她哭了。
分手後個多星期,她沒有因為明而哭過,現在彷彿來個補償。車經過她的母校,看見一個個穿著校服的師弟師妹在街上走過,她想起了明。她們那時曾經爭拗過到底要一起進中大還是港大,她喜歡中大的文化氣氛,覺得港大太功利太殖民;但是那時明說,我們就是要進入建制,到權力的核心去做。
她很氣,與其說她怪他情感上的變節,不如說她怪他政治立場上的變節。
於是她對自己說要堅持,不能放棄上學生會的莊,絕對不能。因為如果連她自己也要變節,一切都會完了。
車突然急煞,她心慌了一下,原來有人突然衝出馬路,差點就給車撞到了,幸好現在沒有事。她突然覺得,生與死不過是相距幾十厘米。
於是,她就下了車。

4.
她頭一次發現,原來晚上遊泳池的水會藍得那魔鮮明,像精品店內的一盞水燈。
她推了今晚的補習,也忘卻了明天的測驗。她跳進水中,呼吸著錄氣的微溫。
在水中,她再看不見自己。
她感到身體上有多個痛處,彷彿是第一次,她找到了確確實實的痛的位置。她有點迷失,卻似乎又得著了甚魔,想哭,想笑。她游到泳池的另一邊,伏著池邊的磚塊,注意到鐵絲網後面,有一個淺淺的夜空。她突然想起了一段詩句。

而如果是你……
已經感覺到太陽猛烈的光線,
與及身邊確然是包圍著透明的藥水藍:
即使這裏真是人工虛設吧
你會──選擇哭
還是,再一次潛入水中……

只有潛的人,才有條件品嚐不安,才有機會學習面對寂寞,才能認真地反思一下自己生命的可能。
她決定了quit莊,因為她想試試潛下去。

63. 浮

adv..
由「潛」演生出來的反義詞,形容那些活躍於校內活動的人。
由於潛一詞帶有強烈的貶義性,故浮一詞是在大學文化中成了一個褒義詞。
但在中文的語匯系統中,浮一詞仍不免帶點遊離不定的意味, 浮的人雖為眾人所認識和關注,但未必有足夠的自覺能力和穩固的人生立場。這反映出大學文化與其他文化對同一種人格有不同的要求。

撰文 clayton


其他篇------人 -ian

人 -ian

n 1. 作為一個後綴( suffix)加在專有名詞後面,代表那人屬於該專有名詞的一員。簡單來說,就是一種指明身份認同的構詞方法。這最常見於對社堂宿生的專有稱呼。
例如,住在Ricci Hall的會稱為Ricciian/ Ricci人;住在Starr的會稱為Starrian;住在Lady Ho Tung Hall會稱為何東人,如此類推。
反義詞:小鬼、大仙

1.
從社堂的仙制中可見出對「人」的介定充滿著權力建構的意味。某社堂的宿生如果沒有過O(參見過O),將不可稱為那宿舍的人,甚至在社堂事務上沒有投票權利。
而「小鬼」和「大仙」兩詞亦可突顯社堂中階級際度的嚴緊。大仙(參仙制)是指社堂內的高年資學生,其命名已突顯出其身份地位的超然。仙,除了為英語原來的Senior 一詞的縮寫,更意味著其「超凡出世」的地位,在人鬼仙的三重結構中,他們代理了一切傳統權威,由選新宿生決定宿生去留,社堂精神理念實踐,歷史經驗的引証至舊生人際網絡的聯繫都是他們權力的資本。如果社堂是香港這個城市的縮影,其運作和發展有建制背後的推動力,大仙無疑就是香港的商家佬。
沒過O的宿生只能稱為小鬼,他們只是這個團 體的幽靈,肉體雖居於社堂中的某樓層某房間,但卻不能成為社堂的一份子,意義上的隱形狀態,沒有身份也就沒有使命和責任,亦即沒有任何存在的價值。他們是社群中的地下生命體,與鬼故事中的角色完全不同,他們將不會進入任何敘述結構之中,他們是將被歷史遺忘的一員。當他們完成了三年大學課程,他們將不會向任何人提及自己曾經就讀香港大學,彷彿他們自己也進入了失憶狀態。

2.
這是我唯一一次聽到有關小鬼們的故事,那個故事名為「隱形人事件」。故事很簡單,聽說某社堂某樓層某房間住了一名學生,因為他從來沒有參與任何的社堂活動,對社堂從沒作出任何貢獻,於是社堂裡的其他宿生都將他當作隱形人,對他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當然亦不會跟他說話。
照道理,大家都覺得這個隱形人將很快被Quit。但是這故事完全沒有打算交代這個隱形人的結局,因為作為一個隱形人,他不可能有結局。甚至,從沒有一個人可以証實這個人果真存在。
不過,我曾經見過他一次。

3.
一九四四年六月某日下午,我在大學的斯巴克喝著一杯齋啡,啡味真的很齋,店內的雜誌舊得有點無聊。在百無聊賴之際,我發現鄰座有個女孩在寫東西,看女孩的打扮,我猜她大約是個研究生吧。她的線線老在盯著外面的中山廣場,彷彿在思索著一個深沉的理念,我常覺得女子這樣的神態是挺有魅力的。
突然,她的目光跳到我的凝視上來,我不及收回目光,為表禮貌,顧意向他搭訕。「你是不是讀外文系的師姊呢?看你頭的書…」她的頭除了一疊稿子外,還放了一本《愛默生文集》。她好奇地笑了一笑答「你是?」「我是一年級的學生,最近參加了通識的一個叫港大辭典的活動,所以也想問問你對港大文化的看法。」
她把背貼到沙發上,一面鬆容的說:「好呀!我也正構思一篇有關這大學的文章。也可以先跟你談談。」
我料不到她真如此友善慷慨,於是就胡扯些最行貨的問題:「你有住Hall嗎?你對於住宿社堂繁重的責任和活動有何看法?」
她微低了頭,想了一想,理直氣壯的說:「能夠不理會的﹐我們一概不理會﹐出生入死﹐沉浮於最富色彩的經驗中﹐我們還是我們﹐一塵不染﹐維持著素日的生活典型。有時候仿佛有點反常﹐然而仔細分析起來﹐還是一貫作風。」
我立時有點噩然,搞文學的人說起話來果然很有文彩,我就更直率地深化我的題問:「其實你認識的同學中,有沒有會直接與社堂傳統作對的人?例如有人會在High Table Dinner時,自己偷走出去玩?」她答:「同學里只有炎櫻膽大﹐冒死上城去看電影──看的是五彩卡通──回宿舍後又獨自在樓上洗澡,她的不在乎仿佛是對眾人的恐怖的一種諷嘲。」
我開始有一種怪異的感覺,我看到她桌上的原稿紙有一個這樣的題目〈燼餘錄〉,一種看恐佈片的冷顫突然在我背上略過。她半垂了眼,又彷彿進入沉思。我很想打個完場,「整體來說,你覺得大學生活是怎樣的一回事?」她表情如一,呢喃的說:「就可惜我們只顧忙著在一瞥即逝的店舖的櫥窗里找尋我們自己的影子──我們只看見自己的臉﹐蒼白﹐渺小﹕我們的自私與空虛﹐我們恬不知恥的愚蠢──誰都像我們一樣﹐然而我們每人都是孤獨的。」
我立時覺得不知所措,「師姐,我是時候走了,你… 我可以記下你的名字嗎?如果你覺得不想也行」她沉默一會,然後以一種最為飄浮不定的語氣說:「叫我愛玲,是一位作家。最近學校好像也要為我立一個銅像。」
我怕得要緊,立刻跑出斯巴克,經過中山街走到荷花池,原來天色已然全漆黑。在昏暈與暗影之間,身邊有一把聲音正在對我說話:「你在寫一本港大辭典嗎?」 我驟眼看四下無人,只見那坐姿挺立的孫中山像。莫非,連孫中山也要跟我談一會?
「我在問你呀?」我的腳好像被拉住了。怎魔辦?
低頭看,才發現原來有一個跟我年紀相若的學生坐在地上。
「你是誰?」我有點氣憤地問他。
「你可以叫我隱形人吧!雖然從來都沒有人直呼過我的名字。」
我覺得這傢伙好像在戲弄我似的,我正想轉頭就走。但她繼續說:「把這段話記在你們的辭典裡吧…」然後他就說了一段莫名奇妙的話,然後就撲咚一聲,跳進荷花池裡去。
我看著池上的水花慢慢撫平,但仍不見有人探頭上來。
最後,我大叫了一聲,就跋腿而逃。

撰文 clayton


人物篇------KaShingLeeian

KaShingLeeian

n 1. 一種還未廣範應用的稱呼,但相信不久,即成為大部份香港大學新生代學生的統稱。

1.
要說明KaShingLeeian.的出現,必須從我正在苦心研究的港大退化論說起。
這個理論絕非我所發明,事實上,一切的意念皆來自那位隱形人同學對我的啟示。還記得那個晚上,我在港大荷花池的孫中山像前巧遇上隱形人,在他跳進荷花池之前,他留下一段話:
「當經濟學家藉達爾文進化論對人類生存處境加以解釋,一種新的生命體將在後現代的分裂處境突為而出,果陣時……嘻嘻!你地就知,咩叫做明唔明都唔德唔得就唔多格唔物唔物,書讀左等於無讀,人做左等於無做,是為超人。」

2
我深明隱形人對我們這代港大學生的深切啟示,我明白作為一個智者,他的話必然深奧難解,甚至有點大智若愚。試想想,如果你在街上聽到有人說這番話,你一定認為這不過是瘋言瘋語,將它置之不顧。
但瘋子之言不等於與世無益,不少影響歷史的哲學家和藝術家都是瘋子,尼釆和梵高不也是一例。法國哲學家福柯在其《瘋狂與文明》一書中提到:「尼采的瘋癲,即其思想的崩潰,恰恰使他的思想展現給現代世界。那種使他的思想無法存在的因素卻把他的思想變成了我們的直接感受,那種因素剝奪了尼采的思想,但把這種思想給了我們。」
現在隱形人把他的思想給與了我們。可是,我作為這本學術辭典的編撰者,必須以一個學術的筆調來闡釋一切港大的事物。雖然隱形人想對我們表達的東西已經很清楚地表明了,但我在此亦必須以實証科學的態度,來將智者的道理以科學的方法加以引証,那就是我所謂的『退化論研究計劃』。
在此我先以隱形人之言為我這個退化論提出假說,所謂的「當經濟學家藉達爾文進化論對人類生存處境加以解釋」,意思十分明確,無非是描述當下資本主義意識形態獨大的社會文化狀態,這我將會在我著作的第一部份〈經濟生存論的後設語境取裁遊戲化變異原則七十七條增加減刪定一律〉中加以論述。
我必雖在此另加釋述的是,有關「一種新的生命體將在後現代的分裂處境突為而出」一句中的生命體到底指謂何物?是物理學上的生命體、生存哲學的存在狀態、還是文化人類學意義上的人種類形呢?我的取態是,如果以當前文化研究的角度來看,一切文化構成即為語言的構成,這裡的「生命體」即等於港大語匯中的「人」(參 人-ian),這裡的人不是指物種上的類別,而是身份意識上的差異。即是說,這種新的生命體,將是一種香港大學未來學生的主流身份意識。

3.
我想近來在港大出現的種種「異象」,無疑為我這個假說提供最大的助証。俗語云「舊既唔去,新既唔黎」,新人的出現,必意味著舊人的淪亡,而國之將亡,必有異象。近數年來,多個邊沿學院紛紛出現一種不可思議的現象──教授消失,平均每個學系每年也有一兩個教授突然不見了;更有部份學系,本來有八個教員,學生在一個暑期完結後,發現只剩下三個教員。但最奇怪的是,開的學科數目境全無減少。
另一方面,本港著名李氏商人嘉誠近日為支持本校的學術發展,把堂堂十憶捐與本校。引起校內連番風波,致使大學一切學系部門相信,命名是抵禦「消失」的唯一符咒。醫學院自命名以後,師生人數設備質素以至病人數目都有增無減,於是,命名的熱潮由此爆發,學校打算把一切的可命名的東西改名為李嘉誠XX,有李嘉誠學院、李嘉誠部、李嘉誠活動室、李嘉誠飯堂、李嘉誠桌椅、李嘉誠影印機、李嘉誠垃圾箱、李嘉誠地拖以至牙籤,可謂無孔不入。命名熱潮出現後,警方收到在港大的迷路求救率也節節上升。
試想想,只要有一個社堂將命名為李嘉誠堂(KaShing Lee Hall),該社堂的宿生,就會順理成章,成為KaShingLeeian。
KaShingLeeian就是時代的新人,其出現將意味著港大文化走向新的一頁。

「果陣時……嘻嘻!你地就知,咩叫做明唔明都唔德唔得就唔多格唔物唔物,書讀左等於無讀,人做左等於無做,是為超人。」
撰文 clayton

Wednesday, August 17, 2005

地點篇------大牌坊

(n.)

1.香港大學東門標誌
2.港大學生影畢業相著名景點之一

大牌坊是港大的東門。它以雲石建成,上書香港大學四字,跟旁邊的環境格格不入。 在香港芸芸大專院校中,港大校門設計之差可說數一數二。正因其色調晦暗,毫不特出,我也是在開課後的數月才知道它的存在。對這所謂校門的大牌坊,大家或會有不同感覺;然而港大校門位置的指示不清,却早已為人詬病。很長的一段時間,我以為港大校園在Flora Ho體育中心那邊。﹙因以往乘車經過港大附近時,只有在Flora Ho的建築物上才可看到『香港大學』四字﹚故此。到預科我獨個參觀港大開放日,第一站便到了Ricci Hall ﹙我以為本部在那邊﹚ 附近蹓躂,為『港大』的荒蕪納悶。還好,不久校車經過,送我到本部大樓,才看到那常常在電視出現的港大嘜頭Main Building。﹙但那天離開港大後,我還是沒有弄清校門在哪,好像是不知怎的又轉到街上……﹚

港大校門有多差,跟友校一比便知。其他大學不是以廣場為校門,便是把校名及校徽放在入口處讓人一望而知。港大又怎樣呢?Haking 那邊的西門不用說了,校名校徽一概欠奉,只有一指示牌告訴你閣下在此。近來西門經過改建,多了點園林氣息。但要讓人知道那是校門,這一點裝飾是不夠的。東門剛才說了,只有一牌坊。然而,牌坊代表什麼?厚道點的,會說牌坊隱含源遠流長、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刻薄如我,倒會覺得牌坊有着保守封建的意味,像什麼貞節牌坊、忠孝牌坊,不是都酸腐得叫人倒胃嗎?也許,大牌坊有其背後的歷史意義:也許幾十年前,不知哪位善長仁翁像我一樣找不到港大的大門,因而慷慨捐助,讓港大不要連個像樣一點的大門標誌也欠奉;也許港大以往有過不少烈女烈士,校方以為非要在門口立個牌坊為記不可。這種種因由,恕區區孤陋寡聞並不知曉。我只覺得,港大既有意晋身國際高等學府一員,與劍橋、哈佛等名牌大學一爭長短,那麼,以牌坊為大門標誌來面向世界,恐怕是馬虎了點罷。

城中巨富的十億捐款可說是近日校園的熱門話題。重建校門助港大面向世界,這筆錢你說省得了麼?

其他篇------Student Flat

Student Flat
名詞
由學生事務處負責管理的宿舍,位於沙宣道六號,大學二年級或以上的學生都可以申請入住,共有十二個單位,分佈於沙宣道六號三間Hall的二至三樓,RC是A座,Hysan是B座,偉倫是C座。六人一個單位,每個單位有兩間睡房,一個客廳,一個廚房,一個洗手間。配備一般家居設施,二零零四年更添置了電視。宿費為每年7973元正。沒有任何傳統與活動。

由於二年級或以上的學生才可住Student Flat,所以沒有人會向Freshmen介紹Student Flat,故此Student Flat對大部分港大學生來說,是一個謎。讓Student Flat A202住客鋒鋒解謎吧!
「我記得我進入OSA(學生事務處)辦公室去interview,in我的是OSA的負責人,而不是甚麼Hall莊ExCo、甚麼大仙。他問了我幾個簡單的問題後,叫我等消息,後來得悉獲取錄,我就這樣住進了Student Flat。」鋒鋒說。
「由於只是二樓、三樓,故沒有升降機,第一天搬入去時,一袋二袋,十分辛苦!」鋒鋒繼續說。
鋒鋒表示,一般Hall的宿生都會擔心會因為沒有參與Hall活動而被逼Quit Hall,但Student Flat沒有Hall的活動,故Student Flat宿生沒有上述的憂慮,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所以我選擇了住Student Flat。但有時也會很悶,為了解悶,有人不停地開玩笑;有人帶埋男/女朋友入來相聚一刻(視乎性別與性取向),甚至屈蛇(沒有人會打蛇的);有人開辦基督徒團契Student Flat Christian Cell,簡稱SFCC。
由於Student Flat位於沙宣道六號三間Hall:利銘澤堂、利希慎堂以及偉倫堂的二至三樓,故Hall活動所發出的聲響經常傳到Student Flat宿生的耳邊:舞龍舞獅、打鑼打鼓、勁過活動、沙宣道音樂表演Sassoon Jam等活動發出的聲音,令我們龍精虎猛,無心睡眠。古語有云:「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國事家事天下事,事事關心。」但鋒鋒卻說:「RC Hysan 偉倫聲,不堪入耳;Hall事樓事沙宣事,並未關心。」
鋒鋒住的A202可以看到超級無敵大海景,以及陰森恐怖大墳場。通常他會用窗簾遮住向著墳場的窗,以免日夜提心吊膽。

二零零五年八月六日星期六是Student Flat的迎新日。曾任大學堂Warden、通識教育總監、並且剛上任學生事務長的周偉立博士致辭:
「Student Flat就近Campus,鄰近三間Hall但沒有Hall的活動,是個很好的安身之所。希望大家善用Student Flat的便利,多參加各學會的活動,多報通識教育課程、多與老師、同學溝通,多跟其他Hall的宿生聯絡,甚至做Hall的Affiliated Member,過一個豐盛的學年。祝大家生活愉快。」
接著,是Fire Warden的訓話:「知不知道誰在火警演習的表現最差?是你們!你們Student Flat的宿生時常當火警鐘不存在!萬一真的發生火警,該怎麼辦?」
跟著是保安人員的訓話:「記得要小心門戶,不要隨便把大閘的密碼泄露出去。」最後是分配房間,宿生們組成六人一組後,每組派一個代表抽籤。抽籤後,Student Flat迎新日便圓滿結束。

其他篇------Soc

Soc
名詞
Society(學會)的縮寫。

Soc紙
名詞
學會出品的紙張。
Soc紙通常帶有Soc的特色,例如Social Service Group,俗稱「蛇蛇豬」,某一年的「蛇蛇豬」Soc紙上印有一條蛇及一隻豬。

Soc Tee
名詞
Society T-Shirt,代表一個Soc的T-Shirt。

O-camp Tee
名詞
O-camp T-Shirt,參加O-camp時穿的T-Shirt。

Soc民
名詞
學會會員。

Soc房
名詞
學會的房間,Soc民的落腳地。

聽說某Soc有一隻Teddy Bear,叫Soc Bear。Soc Bear的職位是模特兒,負責穿起Soc Tee或O-camp Tee,向Soc民展示Soc Tee或O-camp Tee。

某Soc的Soc房有七隻羊公仔,名叫Happy Sheep。Happy Sheep的牧羊人是ExCo貝蒂。貝蒂常常一邊跟Happy Sheep玩耍,一邊咩咩地叫。經常留連Soc房的馬同學再三投訴:「那些羊已經幾個星期沒有洗澡了,又骯髒又臭!貝蒂卻只顧跟Happy Sheep玩耍,不顧Soc房衞生!」
馬同學一投訴,「羊羣效應」就出現了,越來越多Soc民向ExCo投訴Soc房衞生欠佳,要求眾ExCo勤加清潔。ExCo「搏盡神」回應道:「求學不是求分數,ExCo不是清道夫!」自此之後,Soc民們求學仍然求分數,但已學會了保持Soc房的衞生。

Monday, August 15, 2005

人物篇------文學院

文學院
n. 1. 為港大最大的學院,共有10個學系
2. 為港大學生人數最多的學院
3. 為港大最窮、最弱勢的學院
----------------------------------------------------------------------------------------------------------

親愛的文學院:

你好嗎?很久沒見了。上星期忽然收到你的電郵,看著看著,我的心很痛。你說你近日很困擾,媽媽要你瘦身,爸爸要減你的零用錢。你不得不向各方友好求助,共策良方。

正所謂長貧難顧,你長期處於拮据的狀態,錯不在你,而是錯在你爸的偏心。你爸行醫,自然重理不重文,對人文精神又有多少體會?你沒有醫學院般的好福氣,有善長人翁慷慨解囊。我自幼體弱多病,當然明白醫學對人和對社會的重要。可是,一個人的心靈卻需要詩歌、文學去治療,心靈上的病可不是感冒,藥到即可病除,而是需要時間和耐性,非一時三刻可見成效。十億元,分十分一給文學院,不要說冠名,連換名也可以。不公平,實在不公平,原來「貧富懸殊」、「貧者越貧,富者越富」,不是書本上的陳腔濫調,事實就是如此。錢不是萬能,尤其我們習文的,從來講心不講金,但沒錢的確是萬萬不能。看著老師走的走,退休的退休,新的老師沒錢再請了。沒有新的養份,只留下瘀血,你又怎麼可以壯起來?

自從阿Dean走了之後,他的位置懸空了一段蠻長的時間,在群龍無首的情況下,你的心又怎能不亂,又怎可以想出好的對策?

自從離開了你之後,我對愛有了新的體會﹕只愛你的好,那叫喜歡,而不叫愛;愛是愛一個人的一切,即使你有萬個不是,我還愛你,這才叫愛。我知道我愛你,而這份愛是恆久的。很多忘本的人,在你身上得到好處,入了大機構、名成利就,便忘了你。有人甚至會在商業機構面試時,後悔自己唸BA,而不是BBA,否則便可以說自己所學的和未來的工作關係密切。始終,文藝復興和工管投資著實有一點點的差距。

像我般愛你的人,為數不多,但也不會太少。我希望你會勇於面對逆境,不要被其他人看扁,要壯起來。

永遠愛你的人上

其他篇------食tea

食tea
n. 1. 指吃下午茶
2. 大學生最喜歡的課餘活動之一
3. 與吹水同樣屬於口部運動
-----------------------------------------------------------------------------------------------------

【本報訊】 約每天三時開始,課堂與課堂之間一有空檔,港大tea精都會傾巢而出,三五成群的擁到各canteen食tea。他們在途中見到同好,便會揮手大叫﹕「喂,我地去食tea呀,一齊啦。」,tea精樣貌和身材與一般港大學生無異,請各市民加倍留意。

醉翁之意不在tea 在乎吹水之間也

上lecture並不是tea精回港大的目的,而吃tea 反而是他們一天的高潮。飯可以不吃, tea 卻不可以不食。因為食tea等於和朋友吹水,一吹便可以吹幾小時,而高潮過後,往往都會筋疲力竭。通常待canteen 換上晚飯的餐牌前,tea精便會陸續散去。

其中美心快餐的tea 是最受歡迎的,因為既多選擇,又便宜。很多同學來不及吃午飯,便會等到三點三吃下午茶去。而富貴一點的同學,便愛到星巴克喝杯café latte,吃件西餅。到星巴克的同學,當中不少為exchange students,和愛跟exchange students 聯誼的人,他們往往會坐在星巴克門口的位置 (近港大Main 拉),大聲講大聲笑,一於來個to see and to be seen。

【後記】曾經有一次上導修(tutorial),tutor 學生一共十多人,正在等一位遲到的學生。忽然有一位同學在Knowles Building二樓望出去,駭然發覺那位遲到的同學竟然在食tea,並和友人談笑風生。可見,那位同學覺得在starbucks 吹水,遠比在課室吹水來得有意思。

其他篇------e form

e form
n. 1. 為evaluation form 的簡稱
2. 港大圖書館網上訂書、訂房的網上表格

-------------------------------------------------------------------------------------------------------------

讀大學真係爽 可以填e form

1

在中小學階段,對老師的惡行、不負責任,只有啞忍和全盤接受。但到了大學,每在學期的尾聲,學生終於有機會表態:用文字、用填問卷的方式,不留情面的「寫衰你」。一年班的時候,天真的以為自己填寫的東西對教授和那課程會有影響,甚至有機會踢走lecturer。但過了三年,被人一致臭罵的lecturer 上課仍然水繼續吹,毫無改善;意見接受,態度照舊。我們終於明白,e form可能是用來給學生發洩,而不是改善教學的。

2

上過一科linguistics課,報讀的人數有60多人,但到了最後一課寫e form 的時候,只剩下11人聽課。我和同學笑說﹕「不用看e form 的內容,都知道呢個老師教得『幾好』啦。」還是社會科學學院醒目,在最後一課導修寫e form,才不致有「走雞」的情況出現。

開初寫e form 的時候,同學也很認真,但也不失撻皮(參考撻皮)本色﹕「too many homework」,「too many readings」,「the readings are too hard」。但後來便越來越人身攻擊,由於e form 是不記名的,所以寫什麼都不會有人秋後算帳﹕「your voice makes me sleep」,「please do not wear make up」(對象是男lecturer)等等。

3

e form 究竟會不會落入老師的手中,到我畢業的時候仍然是個謎。最少我從來沒有聽過港大的老師跟同學討論e form 的內容。相反,中大的老師卻很主動和樂意與同學商量他在中期evaluation看到的批評:「想加個break?冇問題。」我不想在此爭論教學是否越趨商品化,講師要滿足學生無盡的要求和慾望。但基本的師生溝通都做不到(私底下和老師稔熟者除外),港大的老師和學系真的要好好檢討一下了。

住hall篇------何東

何東
n. 1. 香港富豪
2. 港大宿舍何東夫人紀念堂的簡稱

-----------------------------------------------------------------------------------------------------------

何東夫人紀念堂是港大唯一的女子住宿舍堂(Residential Hall),也是我的家。

何東是我大學本科生時期的另一個家,她比我的老家更像一個家。因為我一星期有五至六天住在何東,只有餘下的一天半,我才會返回元朗的家。何東令我首嚐住高樓大廈的滋味,而且更有無敵海景,與豪宅寶翠園為鄰。

我喜歡住宿舍,因為寫paper寫得悶的時候,可以找同房和其他樓友吹水。大家都是女孩子,感覺份外親密:我們常常相約一起沖涼和在pantry 煮飯,彼此關係很好,都以樓姊妹相稱。

何東三寶係乜東東

何東有三寶,分別為Gong、小草地和雅蘭床褥。Gong 為銅鑼,過O前敲gong是指對過O的決心,過O後敲gong是指成為了何東人,何東人畢業的時候也會敲敲gong。敲gong是一個莊嚴而神聖的活動,並不是玩玩下。

小草地為何東後的一塊草地,只有宴會的時候,才會開放,因此保養得非常好。

要數和我最親近的可算是雅蘭床褥,有所不知,只有何東的宿生才可享受雅蘭床褥,其餘舍堂的學生只睡在雜o麥床褥,薄薄的不太舒服。那為什麼何東會有這個優待呢?原來雅蘭床褥的太子女曾是何東宿生,所以她爸爸就贊助何東的床褥。

不知道是每天都太倦,還是雅蘭床褥實在太舒服,在何東的3年間,每晚倒在床上不消五分鐘便呼呼大睡。正因為瞓開有感情,我搬回家前,已跟媽媽說非雅蘭床褥不睡。然而,即使我還是睡在雅蘭床褥上,也沒法如在何東睡得香甜,因為每天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看不到我可愛可親的同房了。

地點------Main Build

n. 1. 為港大Main Building(本部大樓)的簡稱
2. 文學院的地盤
3. 港大學生拍畢業照的首選
4. 新娘子拍婚紗照的好地方
----------------------------------------------------------------------------------------------------------

1

「香港大學本部大樓於1912 年落成,歷史悠久,是該校最古老的建築。」

今天看旅遊發展局的網頁,看到這麼一句。令我不期然想起幾天前同事說的「猛鬼冰雕城」 (猛鬼Main Building),害得膽小的我在心中暗叫了一句。說起來,Main Building 的確比任何一棟港大建築物都來得陰陰涼涼,「冰雕城」的確音意兩全。至於猛不猛鬼,我卻不知道,最少我沒有見過。我也沒聽過關於Main Building的鬼故,但我和Main Building卻有一段故。

2

能在Main Building上課,是我入港大的一點安慰。

常跟別人說,自己是錯入了港大。中學的時候,一心一意的向著中大,豈料高考的一個滑鐵盧,不留神的滑進了港大文學院。家人朋友說我錯有錯著,因為不論港大的名氣、聲譽都比中大來得高、來得好。而且最重要的是港大讀書很輕鬆,而文學院更是港大中最hea的。對,文學院的確令我明白到hea 的真諦。

文學院座落於Main Building 內,而大部份文學院的課都是在Main building上,所以文學院和Main Building有著唇齒相依的關係。記得新生註冊的那一天,第一次親眼看到Main Building,不得不用宏偉壯觀來形容,未入讀已經覺得自己很有書卷氣;而富有文藝復興色彩的花崗石,更浪漫化了文學院。是優雅的Main Building,把我對港大的稜角磨平了。

3

在Main Building蹓躂了3年,像發了一場夢。

我委實沒有舒淇的紅唇烈豔,但我常想像有一位像《玻璃之城》中黎明般俊朗的男同學在Main Building出現﹕在我捧著一堆參考書時,幫我一把;在我的儲物櫃外,插上一支紅玫瑰。可惜,文學院始終是讀書的地方,而不是發白日夢的地方,我的白馬王子最終也沒有出現。可是,Main Building確是眾拖友的拍拖勝地,在lunch time 的時候,不難看到一對對的情侶在main build 的小庭院談心或看reading。

對到過Main Building的人來說,以迷宮來形容她的確再適合不過。即使是文學院的學生,都經常在Main Build迷路。Main Build是「田」字型的設計,中間的位置是一些庭院或樹木。很多時候,由於房中有房,廊中有廊,因此房號有時候是斷斷續續的,令很多不知情的外人誤以為Main Build有「消失了的房間」。

很多人都知道Main Building有3層,但卻不知道第3層原來是中文系和哲學系的辦公室,沒有修選這兩個系的學生可能不太清楚。而地理學系則是唯一不在Main Building的文學院學系。

有時候走在「田」字的Main Building,令我有如走在人生的分岔口上,究竟該向左走,還是向右走?一年班的時候,左右不分,老在Main Building 團團轉。到了三年班的時候,依然搞不清方向,只好安慰自己,當「行個大運」,始終你都會回到起點的。

4

別了Main Building

去年大學畢業的時候,看到了很多不同學系,甚至其他大學的學生,都到Main Building拍畢業照,並被我們一眾BA(Bachelor of Arts)人報以藐視的眼光。Main Building的天台平時是謝絕訪客的,但在畢業月卻開放給同學拍照。在週六或週日,則有很多準新人到Main Building拍婚紗照,我想到如果兩位新人都是港大文學院的學生,在文學院相識到拍拖到結婚,那麼,這輯相片便倍加意義了。


現在當我忙得團團轉的時候,我最懷念在Main Building 團團轉的三年。

地點------Main 拉

Main 拉
n. 1. 為港大Main Library (圖書館)的簡稱
2. 學生找reference、看書、溫書、check email必到的地方
3. 學生睡覺、去廁所的地方
4. 門口為等人的勝地
-------------------------------------------------------------------------------------------------------------

蒲點

港大Main 拉是我大學時期的蒲點,一星期總在那兒蒲上三、四次。我愛蒲Main 拉的程度,就像那些中環蒲友愛蒲LKF一樣。不去Main 拉,就好像沒洗澡般,
身癢癢的渾身不舒服。

愛蒲Main 拉的港大同學,大有人在;我常常在Main 拉遇到同道中人,他們一坐便可能是整個下午。而不愛蒲Main 拉的,卻佔學校的大多數,從Main 拉很多時候都冷冷清清(和馬料水大學的圖書館相比較之下)便略知一二。而我也認識一些中、英文系的同學,並不愛蒲Main 拉,有位同學更會在Main 拉感到暈眩,極速借完reference 便飄移到鄰近的Super Sandwiches (現在Starbucks )食tea (參考食tea) 吹水,再到莊月明影印(因為在圖書館影印每張是3毛,而港大其他地方影印只收每張2毛) 。

我也有些同學每月上圖書館的次數,一隻手也數得清,可見學生論文的參考書目,和《歡樂滿東華》的呼籲一樣﹕多多益善,少少無拘。而很多學生,寫論文喜歡加入創意寫作的兩大元素﹕老作和老吹,行為實在令人側目。而最感驚訝的是,老師通常都會派給學生一個「你OK我OK」的乙等分數,你開心我放心(怕以後再沒有人take自己的科)。

而佔最大多數的同學是要找reference (或幫其他友校的朋友借書)才到Main 拉,雖然有點身不由己,但卻說不上迫不得已,「一年要交成四皮幾學費,唔(借書)[1]就蝕底晒了。」原來讀大學,不怕求不到知識、追不到真理,最怕就是蝕底。

寶庫

「小偷可以把你的財富偷走,卻偷不走你的知識。」小學老師的話我銘記於心。

老土是老土一點,但小學老師肺腑之言,總比某些大學講師的「廢苦之言」來得真摯動人。我知道我只要不像《凶心人》的男主角一般,失去記憶力 (比失去記憶還要可怕!) ,只有多看書,才有機會比李嘉誠(心靈上)富有。

在Main 拉,我嗅不到資本家的銅臭,只嗅到書香和自由的氣息。有人覺得圖書館很不自由,既不可以吃東西,又不可高談闊論(除了在group discussion room)。但圖書館給我的自由,是心靈上的自由、思海上的自由,相對於形式上的不自由,我覺得那算不上什麼。在Main 拉,時間像一下子凝住了,因為你只會計較自己看了幾多,而不會計較看了多久;只有黑夜的黑,悄悄的向你暗示﹕是時候回hall了。

Main 拉的五、六樓為馮平山圖書館,藏有中文、日文的書籍和期刊(Journal)。而其他的樓層則藏有大量英語或小量其他語言的書籍和期刊。我最愛到一樓的Hong Kong Special Collection 蹓躂看書。我的確覺得港大的Hong Kong Special Collection很special,因為放在這兒的書是不可以外借的。我想校方的想法是想把流通量擴到最大,讓最多的人可以看到、用到這些書籍,可是卻做成反效果,更少人看那些不能外借的書。而最令人氣憤的是Hong Kong Special Collection竟然藏有大量香港文學的書籍。試問有多少人會有時間坐在圖書館看完一本小說?或者那麼有恆心每天放學到Special Collection看一個章節的小說,然後趕回家做功課?為什麼港大Main 拉的高層不會說﹕“we’re readers too” ,將心比心?小說是夜闌人靜時的伴兒,或在寂寞孤單時的慰藉,把他們困在Special Collection,是不是有點不近人情?為什麼從來沒有人公開反對這種愚昧的做法?我慶幸小思老師把她的三萬本藏書捐贈給中大而不是港大,因為我不忍心看到一本本的香港書籍被活活鎖在Hong Kong Special Collection。有一次我在Special Collection把看完的書放回原處,竟給Main 拉職員制止,她說要把書放在書車上,待會兒要紀錄入案。「什麼?紀錄有幾多人看這本書??」我沒有開口問她,不是不敢,而是不想刺激她。

看書看得悶時,我喜歡到一樓的audio visual department看電影。可惜,這個部門比坊間的影視租借店糟得多,新戲還沒添置,很多經典或較藝術的電影亦欠奉。而一些比較新的電影總會有20 多個的holds,有時候屈指算算,畢業前也未必借得到,還是乾脆花幾十元買VCD好了。

地標

甲﹕「你o係邊呀?」
乙﹕「咪o係Main 拉門口等緊你囉。」

Main 拉位於港大的中心位置,新生即使未入過Main 拉(因為要有學生証或職員証才可入Main 拉),也一定知道Main 拉在那兒。 Main 拉門口就像銅鑼灣的Sogo門口,是等人的上佳位置。因為Main 拉門口有瓦遮頭,不怕日曬雨淋,而且Main 拉常常有人進進出出,等人也可享受透心涼的空調。而且,開心公園(參考開心公園)常常都會有一些論壇、表演、比賽等等的節目,眼睛和心神有些寄託,等人也不至於太納悶。

睡房

我喜歡坐在近Main Build (參考Main Build)的窗口位看reading,看著文學院鐘樓,我的心會感到份外平靜。Main 拉好些地方光線不足,我需要借助日光來閱讀。亦正因光線不足,很多人會在Main 拉來個小睡。

很多人從小便習慣在圖書館溫書,所以main 拉在考試期間便會出現座無虛席、人頭湧湧的難得現象。雖然港大的學生沒有理大的神心,一早便到圖書館門口等霸位溫書,但港大Main 拉在考試時也會出現「幫同學霸位」、「早D去霸位」的情況。當然,考試過後,Main 拉便會回復平日的靜。


而我還是喜歡文靜的Main 拉。


[1] 可隨意填上任何有關辭彙,如﹕住hall、 做gym、 報通識、報fitness course、去lang centre


Sunday, August 14, 2005

其他--通識


通識 (tōng shí)

n.
1. 為通識教育 (General Education) 的簡稱
2. 由港大通識教育部為學生提供的課程,例句:「速報通識」

------------------------

<我和我的通識>

_1_
無疑,通識是屬於我的。

如果說,五年前,那個腳蹬雜o麥波鞋、肩揹紅黑色老土背囊,身穿T恤和黑色長運動褲,整日奔波在港大校園中的十九歲年輕人,還沒有意識到,大學已經把最彌足珍貴的教育交給了他,那麼,今天,當我再次踏足通識Office,並又一次揮別她的時候,我才意識到,我和我的通識已經無法分開了。

_2_
我和通識之間的不可分割,可見於每個學期拿到通識印刷精美的Booklet時,猶如道友遇著白粉一樣,定必仔細去「索」它。一旦沾上了通識毒,很難戒得甩。這種毒令人快速上癮的根源,在於其可以刺激機體的求學因子 – 不用為考試交功課而硬啃自己不喜歡的書本。

更要命的是,每年通識開的課程都不同,花款又多,有動有靜,對貪新鮮如我者實在難以抗拒。單是看就已經樂趣無窮,真正上課的時候就更不用多說了。當然,「課」不對辦的情況也不是沒出現過,但出現的原因一則可能由於對課程主題有錯誤的了解,無法產生興趣 ; 二則可能真的是講師預備得不夠好,但總括來說為數極少就是了。

在可選擇的科目上,不是我誇口,上至天文地理,宗教哲學,下至經濟政治,人文藝術,無所不有,相信總會涉獵到不同同學的興趣。由於課程如此豐富,當遇著兩個或以上都有興趣的course安排在同一天的話,就要有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的心理準備了。

_3_
通識教育使我明白到「早起的鳥兒有蟲吃」的真理。如果課堂的講師稍有名氣又或是出名正的課程(如「閱讀人生師友計劃」) ,報名那天不早點去排隊的話肯定會空手而回。因為這樣,每年有兩日,大學就會出現這樣的奇景: 對差不多從來不上八點半堂的大學生來說,竟然會甘願早起回校排半小時以上的隊,人龍從K.K.Leung Concourse延伸至Knowles甚或更遠(之前就會在黃麗松講堂外打蛇餅),可見通識之吸引力一點也不輕。

當然,不是所有課程都是如此受歡迎的。上某些冷門的課時,偌大的課室內,可能只有十個八個學生,不過我倒也享受這種「小班教學」。

_4_
如果在電影《留芳頌》中渡邊課長因罹患胃癌而喚醒了他對人生意義的追尋,那麼通識則肯定是在我體內繁殖的癌細胞了。我比渡邊課長幸運,在還沒有蹉跎太多的歲月時,了解到可以在虛無和世俗的價值取向中另覓出路,努力尋找自己的人生方向。這個癌細胞不但無害,更搶救了我未來的光陰。

其實,當死亡與自己相距甚遠時,又怎會去思想這方面的事呢?但在上過陶國璋博士的「死亡與不朽」(2001年秋季課程)後,促使我開始思想人生意義的老問題,做人總不能夠渾渾噩噩。我應當怎樣規劃自己的人生? 真正的我究竟想點呢? (人常常自以為知道自己需要什麼,喜歡什麼,其實很多時被很多表象所矇騙。) 要怎樣做才能夠得到快樂和幸福呢? 我的心裏就像住著一位一直沉睡的小孩,一天他突然醒了,我要慢慢去摸索他的脾性和喜好。

除了關注自己外,通識亦使我多了關心身邊的人和事,特別是作為家的香港。如林奕華先生的「西九作為隱喻之名牌與氣質」(2005年春季課程)課程探討港人意識型態和城市現象,全面互動的上課模式,熾烈的討論氣氛,吹水吹得興起OT是家常便飯(最誇張那次去到晚上九時多),都叫我印象難忘。

當然,上完堂,並不等於打通了任督二脈,思想可以完全正確無誤,無事不通曉。反而更重要的是,在這個過程中打開心眼,學會正視生命,以及關懷社會和身邊的人和事。通識不是把鐵板一塊的知識硬塞給學生,它是一種啟迪,如同一套內功心法,培養學生基本的人文素養和個人氣質。而到最後武功可以練得多強,就要看個人的做化了。試想想,如果大學做不到這個層面的教育,那麼它與一間職業訓練所又有什麼分別呢?

_5_
如果有一天,港大學生能夠在校園內找回自由的學風,不用被世俗價值和資本家牽著走;
如果有一天,港大學生仍能夠在別人面前訴說自己的理想;
如果有一天,港大學生對身邊的人和事仍能存有熱情和關懷,不單單看關乎自己切身利益的事;
如果有一天,有用無用、易不易考高分不再是港大學生選科的唯一考慮;
如果有一天,通識的飄流教室無處不在,或在大學校園、或在市區、或在公園、或在商場、或在海邊,求學隨心之所至;
如果有一天……
如果有一天……

這就是我的心願。

Saturday, August 13, 2005

其他--出Pool

出 Pool

出 (chū):
1. 從裏面到外面,如出外、出來
2. 支付: 出錢出力
3. 顯露: 出名、出色
4. 發出、發泄: 出血、出氣
5. 生產、發生: 出產、出事

Pool [pu:l]:
n.
1. 水池、游泳池
2. 牌戲中集合的賭注
3. 撞球的一種玩法
vt.
4. 匯聚、集中

出Pool的大學用法:
1. 指脫離單身一族,成功「上岸」找到男/女朋友
2. 在舍際比賽中出線之意(有些比賽有分什麼Winner Pool,Loser Pool之類)
--------------------------------------------------------------
_1_
在偌大的酒店泳池裏,游泳的客人不算多,我坐在太陽傘下,享受著一杯冰涼的涷檸茶。這時候,一名金髮少女正要從泳池邊爬上來,只見身穿粉紅色比堅尼泳衣的她,身材玲瓏浮凸,加上標緻的臉蛋,輕易地擄獲了旁人的注目。此其時我直看得兩眼發光,心跳加速,只差兩行鼻血沒有流出來。美人出Pool,我就在心裏暗暗高呼: 「女人真的是上帝偉大的創造啊!!!」

……
「喂! 衰仔,醒下啦! 我地要早點去茶樓霸位呀!」阿媽粗暴地把我的好夢粉碎了。連看人「出Pool」都只能如一團夢幻泡影轉瞬即逝,自己要從裏面走出來就更是遙不可及的夢想了。大學,顧名思義夠「大」,人又多,但為何想找個意中人卻是如此困難呢?

_2_
當然對不少大學生來說,對以上的說話肯定是不敢苟同。連中學生談戀愛都成為家常便飯的時間,在大學出不到Pool是怎樣也說不過去的。如果要勉強找個解釋的話,也只會是「不為也,非不能也」。

尋找的,就尋見。年輕人普遍對戀愛充滿憧憬,俗語謂「容易撻著」,因此機會可謂多的是。就拿上莊與拍拖來說,表面來看是兩回事,但卻可以互為表裏,相輔相成。至於側重於那一方面,就要看個人取捨了。莊友是共過患難的一群,能夠一起搞莊總算是有共同興趣,相處日久,漸生情愫,實在正常不過。住Hall(男女Hall)就更是同一屋簷下,配對遊戲無時無刻在上演,要上岸的話,總有人扶你一把。

_3_
來個仔細分析,池裏池外,肯定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對池中人來說,池外的花花世界總是令人神往,每當看到雙雙對對的戀人在開心公園談心、手拖著手在黃克競平台漫步,甚或在某個角落進行一些較親暱的活動時,都令他們感到既羨且妒。

不過世事很多時都是我看你好,你看我好。不少上岸者其實也會感歎自己以往「身在Pool中不知福」: 當不幸地困身於一段形同雞肋的感情裏,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時,該當如何進退? 又或者在嘗過愛情的苦果後,弄致傷痕纍纍,說不定會倒過來羨慕單身的自由和輕散。

只是,對從沒有受過愛情洗禮的年輕人來說,相信無論別人說什麼,都無法改變他們心癢癢的感覺,所謂不到黃河心不死,正是如此。

_4_
Twins一曲《戀愛大過天》高呼「同學愛新鮮」,李克勤的《當找到你》亦有一句歌詞曰: 「世間爭先要新鮮我只要你。」梁詠琪更有一首叫《新鮮》的歌謂:「我們的愛最新鮮保留原味。」由此可見,當中「新鮮」二字著實可圈可點。在愛情的框架下,人除了壽數這個「有效日期」外,又附加了一個愛情新鮮指數,過了期不新鮮的,就要受到摒棄。

不同人對新鮮的看法可以大相逕庭,有人相信天長地久,Expiry Date: Not Applicable; 有人認為新鮮程度是浮動的,結婚前總是新鮮可口,拉埋天窗後卻迅速腐敗,無怪乎說「結婚是戀愛的墳墓了」; 也有人視愛情如罐頭,保存日期從數個月至一兩年不等。如果搞一個「港大學生愛情新鮮程度調查」,相信一定會很有趣呢!

而談到新鮮自要考慮保鮮的問題,如何維繫雙方的關係,彼此可以越愛越深越甜蜜,無懼各類「細菌」(eg. 第三者)的侵害,都是一門高深的學問。如果大學有開這類「戀愛保鮮班」的話,記謹通知小弟一聲,我定當捧場!

其他篇------Cheers

Cheers

沖涼歌

Ling Bo ling Grag Grag!
Ling Bo Ling Grag Grag!
Ling Bo Ling Bo Ling Bo Ling Grag Grag!
(Repeat Three Times)

Turn Around

Put your (*) in Put your (*) out
Put your (*) in and turn around
Buki Buki Buki and turn around
That is all about!
*1. Left hand
2. Right hand
3. Left leg
4. Right leg
5. Tongue tongue
6. Head head
7. Pet pet
8. Whole body

Changing Partners

We walk to the left and walk to the right
And we walk and we walk
And we walk all night
On the heal On the toe
Make a half way turn
On the heal On the toe
Make a new good friend

My Bonnie

My Bonnie is over the ocean
My Bonnie is over the sea
My Bonnie is over the ocean
Oh bring back my Bonnie to me
Bring back, bring back,
Oh bring back my Bonnie to me, to me
Bring back, bring back,
Oh bring back my Bonnie to me

Singing in the rain

I’m singing in the rain
Just singing in the ran
With glorious feeling
I am happy again
1. Thumbs up
2. Elbows back
3. Knees bent
4. Toes together
5. Chest up
6. Bump back
7. Head up
8. Tongue out
DiDa Dida Dida Hui(X3)

O Wa-la Wa-la

O wa la wa la Wa ki wa wa
Wa la wa la wa ki wa wa
Aye ya ya yippee aye ya ya
Aye ya ya yippee aye ya ya
Aye ya Aye ya Aye ya
Aye ya ya

Edelweiss

Edelweiss Edelweiss
Every morning you greet me
Small and while, Clean and bright
You look happy to meet me
Blossom of snow, may you bloom and grow
Bloom and grow forever
Edelweiss Edelweiss
Bless my homeland forever

老豆阿伯萊

老豆阿伯萊 有一個「代」
一個「代」有老豆阿伯萊
佢地唔食 佢地唔睏
成晚都搞搞震
(共七個「代」)

龍巷情歌

Hong Ka lake ka
Tiki tika tum ba
Mood sa wood sa mood sa
Or ~ Le Or Le Or Le Or Le Or

龍巷情歌〈青山版〉

Short ga你呀
顛顛得得忽ga
吱吱喳喳short ga
做乜你會搞到入青山

龍巷情歌〈日文版〉

Cho to ma te
Mo no mo no monoshi
Jip bo jip bo jip bo hui
Mas ge mas ge mas ge mas ge mas ge

叉燒包

Ching Ka Ling Ka Ching Ka Ling Ka 叉叉叉
Bong Ka Ling Ka Bong Ka Ling Ka 包包包
Ching Ka Ling Ka 叉
Bong Ka Ling Ka 包
Ching Ka Ling Ka Bong Ka Ling Ka 叉燒包

合家歡Cheer

衰佬呀 衰佬呀
掛住賭呀 掛住賭呀
冇家用呀 冇家用呀 丙

衰婆呀 衰婆呀
打斧頭呀 打斧頭呀
有陰謀呀 有陰謀呀 丙

衰女呀 衰女呀
嘴咪咪呀 嘴咪咪呀
打得少呀 打得少呀 丙

衰仔呀衰仔呀
滿江紅呀 滿江紅呀
讀屎片呀 讀屎片呀 丙

Seven Steps

**I can teach you seven steps for you can go to heaven
I can teach you seven steps for you can go to haven**
First step (Left foot)
Second step (Right foot)
Third step (Left knee)
Forth step (Right Knee)
Fifth step (Left elbow)
Sixth step (Right elbow)
Seven step (Whole body)

Go Round and Round the Valley

Go round and round the valley (X3)
And soon come home
Go in and out the window (X3)
And soon come home
Go in and fetch your lover (X3)
And soon come home
I knee because I love you (X3)
And soon come home
Come follow me to London (X3)
And soon come home
Shake hands before I leave you (X3)
And soon come home

FE FI FO

FE (FE) FI(FI) FE FI FO (FE FI FO)
Commala
Com-ma-la-le Com-ma-la-le
Com-ma-la-le visa
O…lu-la lu-la visa
De-sa-mi-ni Sa-la-mi-ni
Lu-la lu-la-la mi-ni
De-sa-mi-ni Sa-la-mi-ni
Lu-la lu-la visa-le
Bom-bom-Bm-bom la visa
Sue…

Once an Austrian went hiking

Once an Austrian went hiking
Saw mountain so high
Came across a/an (*)
Interrupting his climb
Ho-hi-Hey
Ho-Hi (#) Ho-Hi (#) Ho-Hi (#)
Ho-Hi-Hey
*Coo Coo bird – Coo Coo
Meow Meow Cat – Meow Meow
Wo Wo Dog – Wo Wo
Lover – Zu Zu
Ambulance – Bi-Bu Bi-Bu
Crying Baby – Wei Wei

Catching the Baby

Catch!
I am catching it the baby Bom Bom Bee
Hope my Mum will proud of me
I am catching it the baby Bom Bom Bee
Oh! It bites me …
I am squeezing it the baby Bom Bom Bee
Hope my Mum will proud of me
I am catching it the baby Bom Bom Bee
Oh! It’s dirty!!!

Darling Cheer

S for science S for Soc
Oh my darling Science Soc
(F) Wonderful! (M) Science Soc!
(F) Cheerful! (M) Science Soc!
(M) Powerful! (F) Science Soc!
Oh my darling Science Soc!

Satisfied

Satisfied, Satisfied,
I say one, tow ,three, four, satisfied,
Ali-sli-yo, Ali-zli-yo,
Oh! Yeah! Alright!
Boom Chic a Boom.
Boom Chic a rock a chic a boom,
Oh! Yeah Alright!
One more time. (No more time)

Lum Sum Sum

Lum Sum Sum
Lum Sum Sum
Gee Lee Gu Lu
Gee Lee Gu Lu
Lum Sum Sum
Or Le Or Le
Gee Lee Gu Lu
Gee Lee Gu Lu
Lum Sum Sum

Tuesday, August 09, 2005

地點 -- AV Group Viewing Rooms

AV Group Viewing Rooms

n. 1. 港大圖書館其中一個角落
2. 傾 Project 的地方
3. 練 Present 的地方
4. 與三五知己看 video 的地方

--------------------------------------------------------------------------------------------------------------

自成一角

未入港大前, 相信很多同學都曾聽過以下的宣傳:「港大當然是一間一流大學啦! 師資優良, 活動多元化, 舍堂文化與別不同, 資源充足……」對了! 就是資源充足! 單看我們 Main 拉的圖書數目便可知一二; 不過, Main拉這所港大獨一無二之 “黃金屋” 除裝了大大小小的 “黃金” 外, 還有一處是這座Main 拉的 “寶藏” - AV Group Viewing Rooms。 當然, 位於Main 拉一樓的AV Group Viewing Rooms不是給同學看 “某些” 日本片的, 而是一個多用途的小角落。

霸位

雖然這六間細小的空間最多只可容納8-9人, 但Book位的人數及次數卻多得嚇人。 Booking 的過程當然通過網上登記, 每日提供今天, 明天以及後天的 online reserve. 可是, 如果你今天才上網book今天, 甚至明天的位, 大抵你的計劃十之八九會泡湯, 因為當你入了 “拉把” 有關網頁後, 便會長嘆一句: 為何今天的時間全是紅色 (意即已被book了) ? “灰” 的感覺隨即湧現, 之後便會為明天之會議地點費煞思量了。 霸位不再只是如於考試期間霸 “拉把” 要親身去霸, 網上霸位亦己流行, AV Group Viewing Rooms 便是一例。

Project & Present

做Project及Present可說是大學生其中一項 “例行公事”, 不過, 要約齊人開會就有點困難, 而找個合適的地點就更困難。 去Starbucks? 很嘈吵哩, 怎樣練present呀? 返hall? 好像很難遷就其他組員…去到這裡思緒閉塞了? 不要緊, 這個AV Group Viewing Rooms便解決了地方的問題。 Main 拉地點方便, 加上一部電腦, 7-8座位, 一張圓檯, 這裡自自然然成了不少著suit同學 “聚腳” 的房間了。 例行公事當然需要一個例行地方啦…

看video

天地堂時, 又不想溫書, 又想 “hea”, 怎麼辦? 約三五知己到此處看video便成一種豐富的娛樂了。 雖然, 電影的種類未必夠多, 亦未必夠新, 不過, 能在一個獨特的房間與同學 “嘻嘻哈哈”, 享受一番, 絕對是解決怎樣充塞在campus空閒時間的好辦法。 不過, 還是那句, 要 book 位請早!

一 “扇” 之差

既然是AV Viewing Room, 又是給同學傾Project 的地方, 房裡固然聲音不絕。 可是, 曾到過那裡的同學常說: 那裡之隔音設備真的要改善改善, 開懷大笑之聲經常從隔壁房間傳來, 多麼 disgusting. 不過, 曾去過那裡無數次的我, 卻有另一番感受, 便是寧靜與嘈吵之分別: 當與同學談論project(其實是傾閒話)談得興高釆烈之際, 突然人有三急, 一開門, 後關門, 才發覺自己是處身一個本應是清靜得只聽到空氣的圖書館裡; 原來, 兩個只差一扇門的空間之差距便有如天淵之別, 置身其中, 像是陌路人般不能一下子適應。
安靜還是吵鬧, 原來真是一 “扇” 之差。

LRC – Language Resource Centre

LRC – Language Resource Centre

n. 1. 港大語言文化中心
2. 位於明華4樓
3. 小型溫習室
4. 學習外語的地方
5. 看 episode, film 好去處

------------------------------------------------------------------------------------------------

小型溫習室

LRC – 對於某些同學來說,是一個熟悉的地方; 對於另一些同學來說,是一個似曾相識的名字; 而對於其他同學來說,是一個從未在腦中出現過的 “陌生人”。

位於港大明華4樓的LRC,實用空間不算寬大,但並不代表與它的作用成正比, 就如我們的 “東方之珠” -- 香港這小城市, 雖地小人多, 但在很多範疇都很有出色表現及名譽。

LRC其一的作用便是小型溫習室。說它為小型溫習室絕不為過,皆因內裡有Reading Area可供學生做功課,溫習使用。經常要在明華上課的同學,如果嫌 “Main 拉” 太遠的話,LRC 絕對是一個溫習的好地方。怕沒有座位? 不怕,以小弟的經驗,十次有九次都有座位,要休息要溫習都沒人阻止。

Language Centre

說明是 Language Resource,語文當然是此處重點之一,除了有英語小說、劇集外,還有其他語言的資料,如錄影帶。 假如同學參加了校內普通話班的話, 相信你也曾到此一遊,皆因課程的一部份是要學生錄下自己用普通話說的一段文字,而LRC就有錄音的設施,所以同學可到LRC自行錄音。故此,下次到這裡看見有人自言自語時,別說他神經。

笑聲

話雖是一個小型溫習室,LRC其中一個特點可能會令某些專心溫習的同學不安,這便是短促而又像壓抑很久的笑聲。“嘻” “哈” 等笑聲有時會在靜如止水的LRC裡出現; 當同學好奇地從 Reading Area 走出大堂,看見電視裡播放著 裡Rachel 誇張的表情,Joey 一副自以為是的神態,一切疑團便一掃而空(更可能自己都笑埋一份),原來是 這套外國長壽劇集作祟。 當然,還有其他劇集及電影令同學忍俊不禁的,不過,提起LRC, 必定出現在腦海中 (大家可以嘗試私下作一個調查,每次走到LRC 時,看看最多人看的電視劇是哪套,相信十居其九是 )。

Group Discussion Room

於中學時,英文教師常說,要多聽,多看,多寫,多講。 講方面又怎樣呢? LRC原來有數間Group Discussion Room 供同學去練習oral的,假如想預備interview 時的group discussion,就要好好把握機會,約定同學,book 定位在LRC練習練習。

LRC 是否仍是一位 “陌生人” 呢?

Wednesday, August 03, 2005

人物--韻文(Vivien)

韻文 (Vivien) (195X-1997)

韻文姓氏不詳,人稱Vivien,天生麗質,溫柔婉若,於七十年代初入讀港大,入住何東夫人紀念堂(Lady Ho Tung Hall)。她於何東的「搶Gong之戰」中邂逅一生最愛許港生(Raphael Hui),從此開展了一段浪漫的愛情故事,詳細內容可參考電影《玻璃之城》。

本來她和港生的愛情如同王子與公主一樣,甜蜜而美滿。但一場保釣運動,港生因非法集會罪名被捕,她亦身在現場,幸得好友洪秉正及時拉開才免遭於難。這事使二人的戀情初嘗苦果。及後港生赴法留學,韻文為了去法國與愛郎相見,努力做兼職賺錢,期間亦有與港生保持聯絡,但是二人因相隔異地,又要為生活奔波勞碌,關係日漸生疏,法國之行連同一份感情最後亦無疾而終了。她後來與洪秉正結婚,誕有一女洪康橋(Woolly Susie)。

不過天意弄人,她在92年某普通話班中重遇港生,二人愛火重燃,但因已各有家室,戀情不得不低調發展。令人驚訝的是,事隔二十年,韻文仍舊如此美艷動人,面容好像絲毫未受歲月侵蝕,真是好一個「不老的傳說」,美容和纖體公司實在應該找她當生招牌。但可惜的是,於97年1月1日,她因車禍於倫敦逝世。

韻文的離世,又是再一次的「紅顏薄命」。但能夠和心愛的人同死,也可算是一個淒美無憾的結局了。

韻文瑣事記載: (由某知情人士透露)

- 懂得玩Lacrosse(棍網球)

- 曾因被大仙罰,要到西環某指定雪糕舖買雪糕,送給Ricci Hall的Chairman,買完要步行上來,而且雪糕不淮溶掉

- 在何東的高桌晚宴(High Table Dinner)上曾對講者作如此評價:
. 同學甲: 假洋鬼子之言談,吾一句不解,吾甚懼也!
. 韻文: 汝無懼! 其乃一大笨星也!

- 在港生赴法留學期間,曾一面讀書、一面教五份補習、兩份夜校,一個月賺七百多元,在當時來說算是十分厲害

- 與港生共同飼養一小狗小畢

- 擁有小型飛機駕駛執照

- 骨灰於97年7月1日回歸煙花匯演中隨煙花灑落於維港之下(秘密進行)

Tuesday, August 02, 2005

人物--許港生(Raphael Hui)

許港生 (Raphael Hui) (195X-1997)

許港生先生當可列入港大奇人之列,其逸事可參考電影《玻璃之城》。他於七十年代初入讀香港大學建築系,同時入住利瑪竇宿舍(Ricci Hall)。港生外形俊朗不凡,散發出一份獨特的傲氣,實為殖民地時代高等知識份子的階模。

在那個時代,入讀港大是一份莫大的榮耀,故港大生亦有「天子門生」之美譽。出自許港生口中的「We are the best!」,現在可能會被視為井底之蛙,目中無人,但當時來說總算是有點名副其實。

許港生之奇,首先展現在其一對會發電的雙眼以及獨步天下的飲歌「Try To Remember」,令不少女生神魂顛倒。他在何東的「搶Gong之戰」中邂逅一生最愛韻文(Vivien),從此開展了一段浪漫的愛情故事。

同時,他也是火紅年代學生運動的中堅份子,曾因參與保釣運動而以非法集會之罪名被捕。這名熱血青年有勇有謀,在拘留期間已經深明莊子「道在便溺」的真諦,用自己清純無添加的尿液與吸毒的黑道中人掉包,助他們逃過警察的法眼,從而與他們建立友誼。雖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最後他還是事敗了,但此事已為後人所津津樂道。

及後他總算免卻了牢獄之災,但因覺得香港「無癮」而決意前往法國升學。在法國他過著艱苦的生活,本來和韻文尚有聯絡,但是二人因相隔異地,又要為生活奔波勞碌,於是關係日漸生疏。剛巧他在法國認識了同是天涯淪落人的Teresa,漸生情愫下後來二人更結為夫婦,誕有一子許康橋 (David)。

不過天意弄人,他在92年某普通話班中重遇韻文,二人愛火重燃,但因已各有家室,戀情不得不低調發展。值得一書的是,20年後的許港生英氣煥發不減當年,比譚校長更配得「年年25歲」的稱號。但另人深感遺憾的是,這位一代奇人於97年1月1日,因車禍於倫敦逝世。

然而他總算是死得其所的: 讓這位港英時代精英主義的代表隨著回歸一刻在煙花中閃爍最後的光華,在高峰中消逝,或許沒有比這更美好的結局了。而他亦成了一個象徵人物,現在每提起他,總會令人回想起香港的黃金時代,一段可一不可再的「The Good Old Days」。

許港生瑣事記載: (由某知情人士透露)

- 口頭禪為「We are the best!」,並同時豎起兩隻大挴指

- 首本名曲為「Try To Remember」

- 能以五十個字以上的粗口,組成一句有意思的句子,這項「豐功偉業」於港大歷史上只有他、黃霑和黃宏發做得到

- 得Eng. Lit仔傳授用阿士匹靈延長花卉壽命之秘訣

- 1971年7月7日維園保釣示威,他與莫昭如、吳仲賢、黃興華、岑建勳等21人因非法集會被捕

- 與韻文共同飼養一小狗小畢

- 擁有小型飛機駕駛執照

- 父親是一名郵差

- 曾以$25000投得舊式紅郵筒一個

- 操得一口「精妙」國語:
. 妙句一: 一九九黐年黐月
. 妙句二: 香港特別神經區
. 妙句三: 人在漿糊

- 其骨灰於97年7月1日回歸煙花匯演中隨煙花灑落於維港之下(秘密進行)

Sunday, July 31, 2005

其他--十仔

十仔

十:
1. 數目字,大寫作「拾」,阿拉伯碼為10
2. 完滿之意,如十足,十全十美

仔:
1. 小孩
2. 指幼小的東西
3. 當心,細心: 如仔細
4. 擔負責任: 如仔肩

n. 1. 港大飯堂價值十元的飯類之暱稱

----------------------------------------------------------

大學生經常喊窮,皆因去玩去Shopping時經常大破慳囊,有時更不惜背負大量咭數及債務。但講到吃,要節儉的時候卻也可以吃得很Cheap。

因此,為著不同人士的需要,港大也會提供一些比較Cheap的飯種。這裏所謂的Cheap只是價錢上而言,並不代表品質特別差,或特別低級的意思。

十仔飯種的選擇有粟米肉粒、免治牛肉、滑蛋肉片、時菜肉片等等,對比起什麼懷舊餐肉煎蛋(頹)飯(美心出品)都要十五元,十元確是超值了。(大學的飯堂算是不俗,十仔的飯款在街外吃價錢都要來個Double吧。) 因此,十仔實不失為「手緊」之時的好選擇,這個價錢可能只買到半杯Starbucks咖啡,現在能夠換來一餐熱飯,還能夠說什麼呢?

小學的時候,母親為孩子做的餐盒是階級的反映,寒酸的餐盒會引來同學仔的取笑。中學時的貧富宴,也算是讓人從吃一感身份高低的差異吧。然而十仔則容不下這種階級觀念,不竟這也只是一種選擇,沒有人會愚昧得以一個人吃什麼去界定一個人的身份地位了。而且有時候,十仔還要比好些十四、十五元的飯好吃得多!坐在飯堂中間,你鋸你的西冷扒,我吃我的十仔,一樣自得其樂。

其實在飯堂眾飯之中,十蚊飯是那麼的得天獨厚,能夠被人冠以花名,肯定擁有其獨特的存在價值。你何時聽過會有「十二妹」、「十三點」、「十五胡」、「廿仔」等稱號呢? 以後隨著物價的增長,但願十仔仍能夠在港大canteen中佔有一席之位。若然一天餐牌上見不到十仔的蹤影,總令人感到有點若有所失。

地點--QM

QM (Queen Mary Hospital瑪麗醫院之縮寫)
n. 1. 港島西醫院聯網的龍頭醫院
2. 香港大學的教學醫院
3. 沙宣道同學的覓食地點
QM對醫學院同學來說當然重要,它通常是醫學生最早接觸的一間醫院,港大在這兒最少有三個大Lecture Theatre,位於病理學大樓及新教授樓之內。
同時,QM對沙宣道同學亦至為重要,因為QM的飯堂是除Bayview以及7-11以外的「沙宣道」食肆。而QM Canteen 的食物質數比Bayview絕對有過之而無不及(其中的燒味尤為同學所推介),加上其有學生優惠(比之Bayview也不算昂貴),所以每晚晚飯時段總會見到沙宣道三Hall以及醫學院的同學聯群結隊的在QM出現。

上庄--3C

3C
n. 1. 會長(Chairperson)、內務副會長(Internal Vice Chairperson)及外務副會長(External Vice Chairperson)的統稱
在港大大部分的學生組織中,最重要的領導人物非三司莫屬。好多時候,在campaign中被最集中的火力攻擊的往也是三司。大部分屬會對三司的要求都是好高的,他們對屬會的憲章也要有充分的認識。

上庄篇--Campaign

Campaign
n. 1. 諮詢大會
2. 候選人的馬拉松VS諮詢者的車輪戰術

難過

每一個上港大庄的同學都會經歷過Campaign的階段。Campaign原意是給各屬會會員對各候選人政見的諮詢。現今的Campaign往往為時超過十二小時,而一些屬會的Campaign更達四十八小時之多。十二小時也好,四十八小時也好,有些屬會會要求其候選人「年終無休」地撐下去,一直一直讓車輪戰的諮詢者不斷地問問題。當然,有些時候是對政見或政策的問題,也有時候會出一些問題去考量一下候選人的素質,但更多時候問的都會是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或是問問各項政策的細節等等。

有時候,Campaign也是上下庄交流的地方。前數庄的大仙往往會在Campaign中對候選人們提供意見或分享經驗。或者,他們有些人根本就忘了,過庄該是更早進行的事,而不是到候選人們自己盲摸摸地準備好一切,才再受他們的挑剔。

所以說,Campaign是好難過的,要候選人們在饑疲交逼之下清清楚楚地回答許多許多問題。也有一些庄,就是因為campaign表現不好而上不了庄的。

經歷

還記得那天那十三個半小時的campaign,見到了好多好多上庄,喝了好多好多罐咖啡。終於過了。看著剛起來不久的太陽,感到點點兒的幸運,十三個半小時,不算長了。和庄友們一起撐著疲憊的身軀,走上Bayview吃早餐,好累好累,但好滿足,大家一起過了。就像一起打了一場大戰,回想著campaign期間大家傳來傳去的短訊(寫在memo紙上的),彼此間的感情又增加了不少。過了campaign,也更清楚來年的路向,倒也是難得的經歷。

問題

有人說,campaign的意義在看候選人是否值得你投下信任的一票。所以,campaign根本不應有雞毛蒜皮的問題出現。大家都是大學生,信得過他們的話,政策上的細節由他們去執行罷了,不用去操心的。所以,campaign該問的是一些可以考核候選人思考水平的問題,像是時事討論等。要選他們出來,就是不想由每個會員去操心每件小事!

歡迎大家來發表

今天是8月1日,是HKU Glossary這Blog成立的好日子.
歡迎你們把過去的作品上載,也歡迎你們在這裡重新創作新篇.
這Blog是支援照片的,但我暫沒時間研究,你們可慢慢發掘,知道後告知大家方法就好.
我找不到不同戶口共同管理的方法,若不行,我們用一個戶口來管理也可以.
期待大家的作品.
老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