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U Glossary

Sunday, August 14, 2005

其他--通識


通識 (tōng shí)

n.
1. 為通識教育 (General Education) 的簡稱
2. 由港大通識教育部為學生提供的課程,例句:「速報通識」

------------------------

<我和我的通識>

_1_
無疑,通識是屬於我的。

如果說,五年前,那個腳蹬雜o麥波鞋、肩揹紅黑色老土背囊,身穿T恤和黑色長運動褲,整日奔波在港大校園中的十九歲年輕人,還沒有意識到,大學已經把最彌足珍貴的教育交給了他,那麼,今天,當我再次踏足通識Office,並又一次揮別她的時候,我才意識到,我和我的通識已經無法分開了。

_2_
我和通識之間的不可分割,可見於每個學期拿到通識印刷精美的Booklet時,猶如道友遇著白粉一樣,定必仔細去「索」它。一旦沾上了通識毒,很難戒得甩。這種毒令人快速上癮的根源,在於其可以刺激機體的求學因子 – 不用為考試交功課而硬啃自己不喜歡的書本。

更要命的是,每年通識開的課程都不同,花款又多,有動有靜,對貪新鮮如我者實在難以抗拒。單是看就已經樂趣無窮,真正上課的時候就更不用多說了。當然,「課」不對辦的情況也不是沒出現過,但出現的原因一則可能由於對課程主題有錯誤的了解,無法產生興趣 ; 二則可能真的是講師預備得不夠好,但總括來說為數極少就是了。

在可選擇的科目上,不是我誇口,上至天文地理,宗教哲學,下至經濟政治,人文藝術,無所不有,相信總會涉獵到不同同學的興趣。由於課程如此豐富,當遇著兩個或以上都有興趣的course安排在同一天的話,就要有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的心理準備了。

_3_
通識教育使我明白到「早起的鳥兒有蟲吃」的真理。如果課堂的講師稍有名氣又或是出名正的課程(如「閱讀人生師友計劃」) ,報名那天不早點去排隊的話肯定會空手而回。因為這樣,每年有兩日,大學就會出現這樣的奇景: 對差不多從來不上八點半堂的大學生來說,竟然會甘願早起回校排半小時以上的隊,人龍從K.K.Leung Concourse延伸至Knowles甚或更遠(之前就會在黃麗松講堂外打蛇餅),可見通識之吸引力一點也不輕。

當然,不是所有課程都是如此受歡迎的。上某些冷門的課時,偌大的課室內,可能只有十個八個學生,不過我倒也享受這種「小班教學」。

_4_
如果在電影《留芳頌》中渡邊課長因罹患胃癌而喚醒了他對人生意義的追尋,那麼通識則肯定是在我體內繁殖的癌細胞了。我比渡邊課長幸運,在還沒有蹉跎太多的歲月時,了解到可以在虛無和世俗的價值取向中另覓出路,努力尋找自己的人生方向。這個癌細胞不但無害,更搶救了我未來的光陰。

其實,當死亡與自己相距甚遠時,又怎會去思想這方面的事呢?但在上過陶國璋博士的「死亡與不朽」(2001年秋季課程)後,促使我開始思想人生意義的老問題,做人總不能夠渾渾噩噩。我應當怎樣規劃自己的人生? 真正的我究竟想點呢? (人常常自以為知道自己需要什麼,喜歡什麼,其實很多時被很多表象所矇騙。) 要怎樣做才能夠得到快樂和幸福呢? 我的心裏就像住著一位一直沉睡的小孩,一天他突然醒了,我要慢慢去摸索他的脾性和喜好。

除了關注自己外,通識亦使我多了關心身邊的人和事,特別是作為家的香港。如林奕華先生的「西九作為隱喻之名牌與氣質」(2005年春季課程)課程探討港人意識型態和城市現象,全面互動的上課模式,熾烈的討論氣氛,吹水吹得興起OT是家常便飯(最誇張那次去到晚上九時多),都叫我印象難忘。

當然,上完堂,並不等於打通了任督二脈,思想可以完全正確無誤,無事不通曉。反而更重要的是,在這個過程中打開心眼,學會正視生命,以及關懷社會和身邊的人和事。通識不是把鐵板一塊的知識硬塞給學生,它是一種啟迪,如同一套內功心法,培養學生基本的人文素養和個人氣質。而到最後武功可以練得多強,就要看個人的做化了。試想想,如果大學做不到這個層面的教育,那麼它與一間職業訓練所又有什麼分別呢?

_5_
如果有一天,港大學生能夠在校園內找回自由的學風,不用被世俗價值和資本家牽著走;
如果有一天,港大學生仍能夠在別人面前訴說自己的理想;
如果有一天,港大學生對身邊的人和事仍能存有熱情和關懷,不單單看關乎自己切身利益的事;
如果有一天,有用無用、易不易考高分不再是港大學生選科的唯一考慮;
如果有一天,通識的飄流教室無處不在,或在大學校園、或在市區、或在公園、或在商場、或在海邊,求學隨心之所至;
如果有一天……
如果有一天……

這就是我的心願。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