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U Glossary

Friday, August 19, 2005

性格篇------搏盡

搏盡

adv.
-形容一個人做事態度全力以赴,毫無保留。
例如:今個學期一定要搏盡呀!

1.
在港大文化中,搏盡的正面意義彷彿駕馭一切理性,做任何時都要搏中盡,總之搏盡就是一切行事為人的唯一價值。例如;讀書要搏盡之餘,住Hall都要搏盡。非港大人就會不明所以,心想:「居住不過求一安穩而已,唔駛咁搏呀?」這亦是港大文化中其中一個難以論述的價值核心。甚至可以說,這種搏盡精神是難以用語言來呈現。我們充其量聽到很多cheer都有「working hard and play hard in HKU。」一類的用語,但這種口號卻永遠不能觸及學生在搏盡生活中的種種血淚。

2.
杜杜準時在五時正把Paper放進教受的收件箱,終於鬆了一口氣,暈眩的需要引誘她在煙圈裡找尋一息的安靜。她椅著本部大樓陽台上的欄杆,下面有樹有一片空地紋理清晰然而思緒混亂,有一個人走過是他不是他也不計較得了,只有風的速度是準確的。
她的腦際縈繞著種種理論的可能,不屬於風格而是對於本質的執著,她想致電給朋友說我仍在仍然活著沒有自殺,電影節一天看了四部關於創傷的電影也沒有死去,留下來的就是沉默。就不用說不了了之讓時間過去一切就會過去。
原來她已經坐在小巴裡,不知道車駛去那裡她也不想理會,只想繼續。繼續自己的旅遊目的,自製複雜的原委然後他在身旁,一個溫暖且沉默的肩膊。
杜杜對他說,這是最後一次就是最後一次,如果還是跟那個女孩在一起的話就別再找我。他一再承諾他否認有上過床不過是中學同學沒有地方睡借宿一宵下不違例,於是她原諒他走了然後一路跟上去,繞過多少個巷口差點給他回頭發現,只是沒有走錯路,爸爸推著她的三輪車在公園繞著圈,日子過得很呆滯。
小巴從藝穗會一路轉進新世界中心,然後落在環球大廈地鐵站前所有人都下了車。司機一再問杜杜要到哪裡,車是到港外線碼頭她突然想起離島,坐到渡輪上去潮聲沙沙的,她的心就開始絞痛。她不知道最後怎樣在他的門牌裡拿出鑰匙,進去時他已抱頭大睡。她到處搜索好像那個女人就是藏在櫃裡似的,她很驚嚇又高興,在垃圾箱裡找到一個空空的避孕套的盒子,還有一塊染得啡紅的衛生巾,她想立即破口大罵打死呢個仆街仔,人家M到佢都要攪!但她不過拿了他的銀包就俏俏走了。
她覺得自己相信愛情所以男人都係賤格,她經常幻想著他跟一個來潮的女孩的性愛過程,是爸爸和媽媽,校長跟清潔女工,牧師和那個買菜的阿姐,甚至有時覺得是自己,衣服脫得光光的在盲目地笑,好像一個在陽光中旋轉著的風車,插在關二哥的神位旁邊。想到這裡她就想作嘔,或許是暈船浪吧,於是又掏掏褲袋裡的煙盒。
杜杜兩手各拿著一包燒烤炭,站在長洲碼頭對面的渡假屋攤檔前,眾目睽睽在嚷著要在東堤小築租屋。攤檔的阿姐堅決地說冇呀冇呀,而家已經冇左東堤小築啦,後生女返去啦返去啦,米諗著咁快死,以後仲有排你捱想創你個心。她明白,原來所謂愛,不過是沒有結局也不打算回來的缺撼,就是這樣那樣的一個錯誤的世界把我們互相連繫。
3.
在流行文化中常用的「喪」一詞似乎與「搏盡」的意思相近,但似乎又來得太過露骨,欠缺港大修辭的婉轉風尚。我現時的手頭上的數據沒有把「搏盡」跟「喪」一詞交替使用的例子。只是,我肯定在這本港大詞典裡,這詞應該是最有「自殘」意味的了。

撰文 clayton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