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U Glossary

Friday, August 19, 2005

性格篇------哈薯

哈薯

adv
詞源: 英文 harsh
形容一切困難的事情。
Eg. 個OCamp咁哈薯,但唔去唔得!
 XX果科几哈薯,但都有野學既!
vt.
Eg. 佢地都哈薯左我咁耐啦!唔通仲唔可以過番D人既生活?
:我地唔係要哈薯你,不過想你明白住Hall就應該盡翻住Hall既義務囉!


1.
哈薯已成為一切大學生處事的衡量指標,也就是一切行事為人的理由。
我們會說:「那科的教授很哈薯,我們不選修那個學科。」或是,「那科很哈薯,我們覺得很值得選那科。」同樣道理,住了一間很哈薯的Hall,於是我們不打算Quit,因為從而學會很多東西。
所以,哈薯與“Hae” 沒有任何邏輯上的因果矛盾關係。哈薯一詞可褒可貶,一件哈薯的東西可好可壞,它不過是直指一件事物的性質,與事物的價值全然無關。決定做一件哈薯的事,只能讓你衡量將要付出的努力程度,卻無法估計此事的收獲。所以,一個哈薯的大學文化其實很有傳統中國讀書人勤工儉學的美德,有時甚至有種「知其不可而為之」的勇氣。
從各社堂的Chears(口號)中全然展現出這種「辛勤風氣」,口號中經常提到:「在港大讀書要用功,而玩樂也需極之努力(Working hard and Playing hard in HKU)。」可見出港大精英教育傳統對學生的「超凡」要求,不但要學問了得,且更要玩樂出眾。
於是,你社堂的樓友就會極力鼓勵你參加越多活動越好,你跟他們說玩太多的話會沒時間讀書,他們就會跟你說:時間夠不夠用,是在乎你怎樣安排的。要不然,就把睡覺時間縮短些吧!我們一向都是這樣的。

2
我不是一個苦行僧,也無任何自虐傾向,我也認為哈薯本身不會令人快樂。我平日勇於挑戰難度,在於深信世上有一個叫做苦盡甘來的真理──
我認為有付出必有收獲,眼看某同學從未在大課出現,上導修時總胡扯些無關痛癢的事情,功課在死線前數小時才開始做,但成績總不知可來就輕易A了;而我盡心竭力備課溫習,一篇論文比人花上三倍以上的時間來做資料搜集,最後也只拿了個B。除了歸咎自己不夠機警取巧,語文水平確不如人外,也對自己說一句:求學不是求分數,重要的是過程,我相信我付出的時間已讓我比別人學會更多。
當然,我明白三年之後,我這種一廂情願的想法很快就給推翻──當我發覺,除了那張空洞平庸的成績表外,書本上沒有任何知識可以帶進職場。
最後,我還是做了一個最明智的抉擇,我發覺我無需花任何心思去碌個好成績回來,更應份的是:書固然不要多讀,課也無需要多上,聞說大學裡七成資源是放在非學術的開支上,不如根據成本效益,盡心竭力玩盡其他課外活動,至少不會蝕底(參見 蝕底)?
作為港大學生,我應更深信世上有一個叫做「苦盡金來」的真理。哈薯的價值,還是建基在物質生活上則更為穩固。

3.
要哈薯別人的方式有很多種,尤其在迎生營的活動設計中總能發揮大學生殘忍的天性。
殘忍的天性既為之天性,每個人也是差不多,總離不開食色之欲,於是O Camp哈薯新生的方法,就集中對新生口腔和生殖器兩個部位的挑戰。根據心理學家的看法,這種傾向確有點反文明回歸蠻荒的意味。
為了促進大學生文明的發展,在一次設計O Programme時,我建議了一個很有文明氣色的哈薯新生遊戲──『殘酷電影欣賞會』,要求學生仿效那些在電影節不見天日的文化潮人,讓他們一天連續看七部歐洲藝術片。其他籌委聽了我這個建議後,紛紛對我這個滅絕人性的驚人構想表示萬分驚嘆。
最後,因為大量籌位在準備活動時親身嘗試活動的可行性,被這活動弄得心力交瘁,紛紛出現情緒抑鬱、失眠或憤世疾俗等嚴重症狀,甚至有部份籌委更染上吸煙、遊蕩、發白日夢和逛二樓書店等不良習慣,最後經幾位醫學院的準醫生一致裁定,認為看藝術電影皆有損身心健康,籌委就放棄把這活動列入迎新營的項目了。
其實,我不過以為自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的出現,在O Programme中推廣一下文化藝術有利於他們將來畢業後的發展。我跟本無意「哈薯佢地」呢。
所以,在哈薯者與被哈薯者之間的權力關係是從不明確的,很多時哈薯人的人反而會哈薯翻自己。

撰文 clayton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