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U Glossary

Friday, August 19, 2005

性格篇------潛



v., adv
形容一個人離群的狀態,常用於指涉那些在社堂密集的群體生活中消聲匿跡的人。

1.
一般來說,在社堂生活的意識形態中,一個人潛代表了他對社堂缺乏貢獻,是為群體的負慮,亦即是說極有可能被quit。
潛往往又是一個脫離主流論術的獨處空間,只有潛的人,才能好好讀書,才能好好思考,好好戀愛,好好認真對待自己的知己。

2.
Chary 走過了時光隧道,凌晨三時,剛趕完了三份Paper,她很累,但仍沒有放緩走路的腳步。她要趕回社堂準備明天過AGM的資料,他要選的是時事秘書,不是純粹靠吹水就可以過關的岡位,而且她自覺是個即時返應不足的人,沒有充裕的準備她會應付不來。
當然,她近來越發珍惜自己這種反應遲鈍的天資。
跟明分手已近一星期,她未曾流過一滴眼淚。就是因為她表現得太過若無其事,她的朋友也格外擔心。
她上莊常勸她不要太緊張,心情不好可以休息一下,收拾好自己才上戰場。她說不要緊不要緊,她覺得這才是最好的治療。只是到了第二天,她突然在大課上暈了過去,因為她整整一星期都沒有睡覺。
AGM還是可以補過的,Chary並不憂心於此。只是,明沒有打過電話來問候一句,對於這種過份決絕的殘忍,她還是應該感激。
只是,她的身體情況又帶來附加的驚嚇。除了血糖過低,還有一個很奇怪的病。一位讀醫的朋友安慰說,其實也不要太給嚇壞,至少要到四五十歲才有可能發病,有誰會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會活到那個年紀呢?
出院後上莊約她吃飯,她還是表現得精力旺盛,對於新特首的政治潛力她仍要擺出一個獨到的見地。上莊心寒了,他誠懇地建議她不如quit,做大學生做得有意義,不一定要這樣harsh自己。

3.
在她乘公車去替人補習的途中,她哭了。
分手後個多星期,她沒有因為明而哭過,現在彷彿來個補償。車經過她的母校,看見一個個穿著校服的師弟師妹在街上走過,她想起了明。她們那時曾經爭拗過到底要一起進中大還是港大,她喜歡中大的文化氣氛,覺得港大太功利太殖民;但是那時明說,我們就是要進入建制,到權力的核心去做。
她很氣,與其說她怪他情感上的變節,不如說她怪他政治立場上的變節。
於是她對自己說要堅持,不能放棄上學生會的莊,絕對不能。因為如果連她自己也要變節,一切都會完了。
車突然急煞,她心慌了一下,原來有人突然衝出馬路,差點就給車撞到了,幸好現在沒有事。她突然覺得,生與死不過是相距幾十厘米。
於是,她就下了車。

4.
她頭一次發現,原來晚上遊泳池的水會藍得那魔鮮明,像精品店內的一盞水燈。
她推了今晚的補習,也忘卻了明天的測驗。她跳進水中,呼吸著錄氣的微溫。
在水中,她再看不見自己。
她感到身體上有多個痛處,彷彿是第一次,她找到了確確實實的痛的位置。她有點迷失,卻似乎又得著了甚魔,想哭,想笑。她游到泳池的另一邊,伏著池邊的磚塊,注意到鐵絲網後面,有一個淺淺的夜空。她突然想起了一段詩句。

而如果是你……
已經感覺到太陽猛烈的光線,
與及身邊確然是包圍著透明的藥水藍:
即使這裏真是人工虛設吧
你會──選擇哭
還是,再一次潛入水中……

只有潛的人,才有條件品嚐不安,才有機會學習面對寂寞,才能認真地反思一下自己生命的可能。
她決定了quit莊,因為她想試試潛下去。

63. 浮

adv..
由「潛」演生出來的反義詞,形容那些活躍於校內活動的人。
由於潛一詞帶有強烈的貶義性,故浮一詞是在大學文化中成了一個褒義詞。
但在中文的語匯系統中,浮一詞仍不免帶點遊離不定的意味, 浮的人雖為眾人所認識和關注,但未必有足夠的自覺能力和穩固的人生立場。這反映出大學文化與其他文化對同一種人格有不同的要求。

撰文 clayton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