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U Glossary

Tuesday, August 23, 2005

人物篇 - Exchange

Exchange

n. 1. 交換生,特指非中國籍留學生

v. 1. 往外地大學交流、作交換生


無疑,香港大學的交換生要比本地的任何一間大學都要多。

誠然,要真正做到國際化,光在校內以英語授課顯然並不足夠,最有效的還是大量引入更多不同國籍的海外大學生到港大交流,五湖四海,不分膚色語言宗教信仰,只要在課堂聽懂即可,以表現種族和諧,世界大同的理念。

的確,走在港大校園,你會覺得有很多「外籍人士」與你擦身而過,或是坐在露天茶座裡與友人閒聊;那一刻,你會發現世界好像縮小了,各不同人種竟同聚在港大這一片天空下,擠在小小的 campus 裡一起學習、作文化交流等,這對那些平時較少接觸外國人的同學來說,實在是很新鮮的經驗。

筆者便曾經有幸跟兩位從美國來的 exchange 同房。一個是美籍華裔,台灣人,會說一點普通話,於是我們便經常英文普通話夾雜地說話談天,很有趣;另一個是美籍柬埔寨裔,父母為逃避赤柬而逃到美國,可她卻是個不折不扣的美國人,差不多每餐也是沙律,不過令人意外的是,她不喝酒。

是的,喝酒。這不是一個 local 加諸在 exchange 身上的 stereotype,事實上,彷彿每個 exchange 也與「蘭桂」結下不解緣,就算不是「怒劈」,多多少少他們都會喝一點,大時大節更甚,這就是所謂的 clubbing。有些 local 可能會不以為然,但這是他們的正常社交活動,是文化的一部分吧。

就筆者個人經歷而言,exchange 對於文化交流實在有不可小覷的功用;當然不是 clubbing 的交流,說的是課堂上的交流,或是課堂外對他們祖國的更深入了解。例如筆者有一次上一課有關 parliamentary 與 presidential system 的比較的 lecture,lecturer 便即場請在座的一位德國 exchange 同學講述一下該國的政制(德國是其中一個行 parliamentary system 的國家),於是那堂課忽然變得很 international。另外,還記得四月時日本竄改歷史教科書,因而鬧得滿城風雨的事嗎? 那時有一位日本 exchange,不但接受報紙訪問,還出席了一個在開心公園舉行、有關日本過去劣行的 forum,勇敢地說出對於自己祖國行為不敢茍同,還要承受出席者的言語攻擊,筆者也實在很佩服他的膽色。這亦是「不是所有日本人都是這樣的」這個論點的最有力證明,何用勞駕小泉政府大聲疾呼。

當然,有出必有入,exchange system 的原則是「你來多少我便去多少」,等價交換,最公平不過。於是,每年也有大批莘莘學子為奪得 exchange 一席位而努力奮鬥。因為 exchange 取錄準則是 GPA oriented 的,GPA 愈高,機會成功愈大。當然 interview 的表現也很重要,但是,如果 GPA 不夠,就算 interview in 到曉飛,也不代表你會被取錄,這是無法否定的事實。於是「低分一族」惟有繼續留在香港,待高分人士代表港大往外地交流了。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