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U Glossary

Friday, August 19, 2005

其他篇------O’ Camp/迎新營

O’ Camp/迎新營

n.
在每年開學時】為新生所舉辦的營會(camp)),目的讓他們對大學有初步的認識,開始建立社交圈子,為未來三年的大學生活作好準備。

1.
迎新營的營會日數不一,由兩天到二十多天不等,主要內容是透過不同的活動建立學生的團隊精神和對大學生活的初步印象。「O」是指英文的Orientation,有「引導」的意思,由於營會的內容主要由高年級的同學(大仙,可參大仙)設計,所以有舊新引導新生進入大學生活的含意,當新生在大學讀了一年後,他們亦將要參與迎新營的籌備活動,這樣的代代輪替,使得大學文化得以薪火相傳。
但是,每年的大學迎新營皆會成為傳媒報導的焦點,尤其是對於迎內千奇百怪的活動感到驚訝好奇,甚至經常以道德的眼光來指責活動背後的不良意識,藉此借意批評大學生水平下降,一代不如一代,浪費納稅人資源。
無疑,大學迎新營的確是充滿著爭議性,作為大學生,我們亦不可太過輕率地肯定和否定迎新營的價值。只是,在媒體的積極炮轟之下,從來沒有太多的學生可以以一個較理性的眼光來回應公眾的聲音,對於迎新營的呈現(representation),我們只樂於被定形,沒有任何讚揚的見証,亦沒有任何反省的論述。有些同學擁戴迎新營可一連參加十多個,有些同學討厭迎新營就索性一個也不參加;有些同學在其中感到樂此不疲以後更會參與籌備下屆的迎新營,有些同學在迎新營中受了屈辱只有默默強忍,或在些最為不起眼的時間狠批其不善之處。總體來說,迎新營就彷彿成了一個宗教活動,好之委身,惡之謾罵,從來沒有人為此作一個較為客觀的解說。

********************
Hall O

n.
即Hall Orientation Camp(舍堂迎新營)是港大眾多迎新營中持續時間最長,且最規模的一類迎新營。由於住Hall是大學五件事的其中一項(參大學五件事),在同學心目中Hall O就彷佛比其他的O’Camp重要得多的迎新活動。而Hall建制本身亦非常重視O’Camp,把沒有成功完成O’Camp的同學視為不屬於Hall的一份子,例如有些Hall有「小鬼」和「人」的修辭用語。
因此,有對Hall文化不滿的人會說O’Camp不過是一個「洗腦」程序,把純如白紙的同學變為一個完全適合於Hall文化差遣的宿生,沒有主見沒有批判能力,只會為Hall的文化服務。
當然,擁戴Hall的同學只會認為這不過是一些無法住Hall的同學,在「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心態下的造謠。住Hall的酸甜唯有親身嘗過才知道,但很明顯,在住Hall的人與不住Hall的人之間,有著一定的嫌隙。


撰文:盧勁馳
*****************
某報社評 P01 頭版

學生會停辦迎新營,舍堂文化壟斷港大學生身份意識
作者為文化評論人

今年香港大學學生會宣佈停辦迎新營,使港大成為了香港唯一一所沒有辦學生會迎新營的大學。
這意味著甚麼呢?沒有了學生會辦的迎新營,還有其他不同的團體辦的迎新營,到底學生會的迎新營有何不同呢?
學生會是大學裡擁有最多會員的學生組織,原則上其迎新營應該是最多新生參與的,但由於大學學會越趨多元化,使得學生會營生營變得越來越「小眾」。現在港大學生會停辦迎新營,名義上是要把資源投放到屬會上,更有效地協助各屬會舉辦不同形式的迎生活動,讓學生可以多元發展。但事實上,港大學生會在過往兩年舉辦迎新營,由於參加的人數不足而取消。很明顯,今年的決定不過是因為預計「市道」將不會有好轉,就索性將之「關門大吉」。
學生會迎新營參加人數少,主要有幾個原因。一是校內不同類型的迎生活動實在太多,學生有很多其他更吸引的選擇。亦由於這類迎新營的特色是比較著重探討一些較嚴肅的社會議題,如新移民問題、性別問題、貧窮問題等,讓學生可以從而反省自身的社會責任和提升他們的公民意識。相比其他的迎新營,這似乎是略欠趣味性。
最重要的是,學生會迎新迎多不會對學生有任何直接利益,如學系辦的迎新營會給與學生很多選科的資訊,舍堂的營生迎是入住的必要條件,學會的迎新營較強調其趣味性等。另外,由於舍堂迎新營是宿生入住的必要條件,但這類迎新營可以長達一星期至二十多日不等,令該舍堂的新生根本無法參與其他的迎生活動。
學生會營生迎的消失只是一個表象,其背後反映著大學迎生文化的一種趨向。舍堂的迎生活動已成了大學生活的標誌,甚至可能有一天,沒有參加過舍堂迎新營的就不再被視為大學生。
我們絕對不能否認迎新營對學生的身份意識是有多大的影響。當一個營會的時間越長,其中的經驗就會越深刻,或欣悅或創傷,都成了三年大學生活不可磨滅的印記。這就解釋了為何迎新營需要一些帶有「性」和「創傷」意味的遊戲,其中如Happy Conner,更具體地引伸到佛洛伊德的俄迪普斯情結對主體意識的建構,這些象徵性的奄割過程把一切舍堂文化拒絕的特徵排除開去,除了要讓宿生內化舍堂精神及紀律外,更要引導他們委身於舍堂的不同活動。這令學生在毫無選擇的情況下全盤接受了舍堂的價值觀。
有了這深刻的經歷,學生開始感到自己的自我形象與其他人不同。構成了一種自我感覺的差異性,也就是所謂的身份意識的形成。
今日舍堂壟斷了大學的迎生活動,即壟斷了港大學生的身份意識,港大學生再不會以自己屬於某學系或某學會的一員而自居,而是為自己屬於某社堂而自居。當然,為自己找一個歸屬對象是一件很自然的事,但我們必須思考的是,歸屬對象本身有沒有足夠的內在特質或價值得我們追隨呢?眼看各舍堂的核心價值皆極為空泛,毫無的文化深度可言。這值得學生花那麼多的時間於其中?試想想,舍堂最主要的集體活動總離不開高桌晚宴,和舍堂間的各種比賽,舍堂的榮譽和價值都建立在這一張張的比賽錦旗上。然後讓宿生感到作為該舍堂的一份子是多麼自豪。但除了這些自劃山頭的自我優越感外,舍堂的精神還有別的社會貢獻可言?它會像一些宗教團體或如一些書院傳統強調社會承擔或人文關懷嗎?他們的一「精神」真比我們的學系或其他大學生使命更重要?
如果舍堂的文化已經佔據了港大學生的大部份校園經驗,如果港大學生已沒有「港大身份」而只有「舍堂身份」。那末,我們更要清晰地反省,我們正在不知不覺地歸依的舍堂精神到底是怎的一回事。如果我們有權利選擇一個宗教,一套哲學或一種政治取向,為甚麼我們在龐大的舍堂文化面前顯得軟弱無力。因為每一個家住久遠的同學也需要一間宿舍,而一年級學生是不能報住Student Flat,他們要住宿就要入住舍堂。結果,每年就有一大群新生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參加舍堂的迎新營,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皈依這種空洞的價值。

撰文 clayton

2 Comments:

  • It's good for me to learn, I am much appreciated if you can give me more information at yoursgary@msn.com

    By Blogger Computing Society, at 5:13 AM  

  • 廢話, 你女友入港大,你敢比佢去O CAMP玩性遊戲?

    By Blogger foul, at 8:39 P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