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U Glossary

Tuesday, August 02, 2005

人物--許港生(Raphael Hui)

許港生 (Raphael Hui) (195X-1997)

許港生先生當可列入港大奇人之列,其逸事可參考電影《玻璃之城》。他於七十年代初入讀香港大學建築系,同時入住利瑪竇宿舍(Ricci Hall)。港生外形俊朗不凡,散發出一份獨特的傲氣,實為殖民地時代高等知識份子的階模。

在那個時代,入讀港大是一份莫大的榮耀,故港大生亦有「天子門生」之美譽。出自許港生口中的「We are the best!」,現在可能會被視為井底之蛙,目中無人,但當時來說總算是有點名副其實。

許港生之奇,首先展現在其一對會發電的雙眼以及獨步天下的飲歌「Try To Remember」,令不少女生神魂顛倒。他在何東的「搶Gong之戰」中邂逅一生最愛韻文(Vivien),從此開展了一段浪漫的愛情故事。

同時,他也是火紅年代學生運動的中堅份子,曾因參與保釣運動而以非法集會之罪名被捕。這名熱血青年有勇有謀,在拘留期間已經深明莊子「道在便溺」的真諦,用自己清純無添加的尿液與吸毒的黑道中人掉包,助他們逃過警察的法眼,從而與他們建立友誼。雖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最後他還是事敗了,但此事已為後人所津津樂道。

及後他總算免卻了牢獄之災,但因覺得香港「無癮」而決意前往法國升學。在法國他過著艱苦的生活,本來和韻文尚有聯絡,但是二人因相隔異地,又要為生活奔波勞碌,於是關係日漸生疏。剛巧他在法國認識了同是天涯淪落人的Teresa,漸生情愫下後來二人更結為夫婦,誕有一子許康橋 (David)。

不過天意弄人,他在92年某普通話班中重遇韻文,二人愛火重燃,但因已各有家室,戀情不得不低調發展。值得一書的是,20年後的許港生英氣煥發不減當年,比譚校長更配得「年年25歲」的稱號。但另人深感遺憾的是,這位一代奇人於97年1月1日,因車禍於倫敦逝世。

然而他總算是死得其所的: 讓這位港英時代精英主義的代表隨著回歸一刻在煙花中閃爍最後的光華,在高峰中消逝,或許沒有比這更美好的結局了。而他亦成了一個象徵人物,現在每提起他,總會令人回想起香港的黃金時代,一段可一不可再的「The Good Old Days」。

許港生瑣事記載: (由某知情人士透露)

- 口頭禪為「We are the best!」,並同時豎起兩隻大挴指

- 首本名曲為「Try To Remember」

- 能以五十個字以上的粗口,組成一句有意思的句子,這項「豐功偉業」於港大歷史上只有他、黃霑和黃宏發做得到

- 得Eng. Lit仔傳授用阿士匹靈延長花卉壽命之秘訣

- 1971年7月7日維園保釣示威,他與莫昭如、吳仲賢、黃興華、岑建勳等21人因非法集會被捕

- 與韻文共同飼養一小狗小畢

- 擁有小型飛機駕駛執照

- 父親是一名郵差

- 曾以$25000投得舊式紅郵筒一個

- 操得一口「精妙」國語:
. 妙句一: 一九九黐年黐月
. 妙句二: 香港特別神經區
. 妙句三: 人在漿糊

- 其骨灰於97年7月1日回歸煙花匯演中隨煙花灑落於維港之下(秘密進行)

1 Comments:

  • So interesting!!!
    Yea I miss the days in HKU and my favorite city Hongkong...

    By Blogger Mabel, at 7:10 PM  

Post a Comment

<< Home